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企业有必要搞私人会所吗?

企业有必要搞私人会所吗?

自从中央出台规定要求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后,大小领导们不愿再亲自现身于餐厅、歌厅等餐饮娱乐场所,必须出头的宴请也大都改在了幽秘僻静的私人会所,高档餐厅以及高档白酒的生意一时萧条不少。

前段时间约一位朋吃饭。他领导着一个资产百亿的金融集团,善于创新和吸收先进金融技术,企业发展很快,在业内颇具影响。约定时间的前一天,恰有我熟悉的日本企业家来京,也是金融业,正好可以介绍给这位朋友,于是就在长富宫饭店预约了餐位。朋友接到通知,执意让我取消了预约,改在其私人会所用餐。我便怀着好奇和日本企业家一同前往。

私属会所的效率

那是东单附近老胡同里的一个大四合院,门外道路窄狭,院内的空间还颇宽敞。建筑主体怕是有上百年的历史,保持原貌,且收拾得干净得体。为我们服务的也都是朋友公司职员。饭后,我们还被请去欣赏古琴弹奏,演奏者竟然也是公司职员,琴韵缭绕,极为专业。

日本企业家对安排赞不绝口,我脸上也很有光。但是,我多年经营企业时积养下的精打细算的怪癖又暗中发作,竟然偷偷计算起这处私人会所的资产利用效率。

接待我们并为我们上饭菜的服务员都是公司的职员,和我们的交谈中也颇显专业修养。听朋友说,这些身材挺拔、面容姣好的女职员,大都是临时从公司总务或市场部门抽调过来。金融企业,整天和资产打交道,由公司职员来兼职管理会所物业,倒也说得过去。当然,那能做一桌美味佳肴的厨师,肯定是专门请来的了。

那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古琴姑娘竟然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除了兼职弹琴、担任公司收藏古琴的维护业务外,其主要业务是艺术品投资市场的研究,而她手中那把价近百万的名琴就是她自己的收藏。

经营一间会所不容易,从设施到人员,从管理到服务,从职员的气质到谈吐,如果那一点不到位,就会让主人的好意大打折扣。能做到朋友会所那个水准,的确需要不少的成本和精力。

如果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有宴请,并且那些宴请业务必须的话,会所还是有效率的。若总在五星级饭店设宴,既贵,且很难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私人会所的不同则,估计一次古琴留下的印象要超过饭菜本身。

私属会所的尴尬

我在揣摩朋友曾在这宴请过多少客人。对他而言,饭菜多是重复的,对墙上的字画的解读也能倒背如流。而且,朋友不仅要顾及来宾的满意,同时还会观察自己职员们的服务细节,甚至会在事后提出各种批评或改善措施。

我又转了转会所,里面还有mini高尔夫、雪茄吧、酒窖等,墙上挂着收藏来的名人字画,除了房屋的维护,这些软件的投资也是不少的。朋友公司是做金融的,且有公务飞机业务,对于高端客户,营造这样私密高雅的氛围是有必要的。还好,朋友对此也很细致专业,他的会所确实起到了他预期的结果,能让来宾感到他的实力、诚意和创意。

我告诉他20多年前的日本企业,也都是喜欢拥有自己的私人会所时,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那他们现在如何了呢?”。我告诉他,由于费用和管理上的问题,后来基本上都出售或关掉了,现在日本企业的招待宴请,大家都是去有特色和来历的饭店或料亭。“实际上在中国做私人会所,经济上也是很不合算的,只是外面没有合适的地方”,朋友诚恳地说。

朋友说的也对,不过也能看出他同时也在说服自己。的确,让企业担负社会服务机构的职能,确实会很吃力。当然,民营企业中通过私人会所来展示实力的企业也不在少数。

朋友的会所是佼佼者,但我去过更多管理得差强人意的私人会所,占地都很宽敞,但总有说不出得土里土气甚至脏兮兮的感觉。大堂内堆砌了青铜像、罗马柱、欧风盔甲,甚至天花板也做成了威尼斯人赌城那样的天井,但细节处却往往捉襟见肘。就说那些面无表情,不懂礼仪的服务人员吧,不是临时拉来的,就是老板家的保姆来充顶。虽然卡拉OK、麻将屋、保龄球道一应俱全,但器材上蒙着的灰尘和角落的烟头,看起来不免寒心。

若真的是业务需要,即使在私人会所上做些投入也无可厚非。但也碰到一些企业家,公司发展尚未稳固,甚至有些公司刚刚成立,还没开始赚钱,就风风火候地先搞起所谓的会所来。这和刚从VC那里拿到资金就买BMW的年轻创业者没多少区别。近期经济前景堪忧,尤其是民营企业,前面还有很多硬仗要打,把钱用在刀刃上吧。若真有钱,给员工发发福利也好,总之比华而不实的会所更有效。至少仍在不景气中徘徊不前的日本是这样的。

from 搜狐博客
推荐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