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七月
2012年07月28日 14:12

创业和失业是同义词

从住处开始,从一个人开始。

“今天我就在这里创业了”,我坐在不到20平米的租房里对自己说。衣服架、煤油炉、电视、冰箱……平时的家具们默默地陪着我,它们都是我捡来的或别人送我的,没有一个是花钱买来的,却都早已心心相印。

用什么创业我几乎没怎么想。因为对一个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没有社会经验的人来说,所谓的创业就是做一点他能做的,而别人又不做的,让用户受益的事情。

我从国内的东北大学毕业,专业是采矿,但那根本不是我志愿的专业。我80年入学,中国高考制度刚恢复不几年,对我们成分不好的农村孩子也公平......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0:09

海啸里的小瓶子

在金融海啸的那些日子里,我有时一个周就损失上亿的资金。我的心被恐惧和悔恨夺走,我听不见鸟语,看不见草绿,闻不到花香。

可是偏偏这时有个老朋友打来电话,说要到东京开会,想顺便见见。想来和他已经快有7、8年没见了,我就掩盖着心里的消沉,强撑着精神去咖啡店找他。

他是传教士,美国人,留学时我经常和他争论宗教问题,我怎么努力也信不了基督,但他从来没有因此而耽误和我做朋友。

我们互相问候对方的近况以及家庭情况,但还没有谈过5分钟,他就打断我的话:“宋,你是不是有了什么麻烦?”我也只能从实招来。

Jerry他不懂金融,但他知道当时世界发生了什么,他默默地听完我的“遭遇&rd......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6日 09:23

钓鱼岛的背后:“不能输给中国”

本轮钓鱼岛争议激化的直接起因,是东京都募捐购买该岛。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是一个死心塌地的右翼分子,并且具有强烈的蔑视中国的感情。他从来不称我国为中国,而称支那(发音:西那)。因为这是二战期间日本人对中国的蔑称,支那几乎就是“软弱”的代名词,日语口语表现一个东西软弱时,就说“西那西那”。

去年,我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参加他老爹的生日聚会,那是一位已经年过九十的老人了,二战期间正是青年。处于好奇,我问他怎么看现代的日本,他伤心地说:“输给中国太不应该了,不能输给中国啊!”我和他是初次见面,他儿子也没特别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所以老人就没有忌讳。我问他什......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15:00

“华人和狗不准入内”是外国人写的吗?

“华人和狗不准入内”。100年来,这块牌子重重地压中国人的心头,因为它是我们屈辱的象征。但是,3年前的一件事儿,让我突然对牌子的来历产生疑惑。这件事儿就发生在那块牌子原来的位置附近,只是时间是在它的100年之后而已。

上海世博会场人山人海。主办了奥运,又迎来了世博,说实在的,很多中国人都为国家的发展感到自豪。我有事儿没能去看奥运,就带着家人来到了世博会场。

据说世博的空调设备既先进又环保,还有人在专门解说,我们就走了过去。年轻的解说员热情地给我们一家人从头讲解,我也问了一些问题。正当我们听得入神的时候,过来一个管理员模样的人,他大声吆喝年轻人去别的地方去。

<......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8日 20:18

老牌天使投资人的“秘密偏见”

行家看事儿就是与一般人不同,老牌天使投资人有很多“秘密的偏见”。有一位做了一辈子天使投资的行家告诉我,他从来不投资以下几种创业者。

有美女秘书的创业者 开奔驰宝马的创业者 留着小胡子的创业者......等等

我纳闷,就问他为什么。他朝我直瞪眼睛:“问为什么干嘛?反正实际上是这样的。”

他如果细细地给我解释的话,我肯定不会信他,因为一定会有例外,无论他怎么说,理由也一定有漏洞。正是因为他不解释,反而让我知道那是他的体验,是一种概率,是一种没有充足经历的人无法发现的规律。

我仔细过滤了一下这二十多年里认识的创业者,觉得老天使的这个“偏见”有着惊人的命......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5日 09:13

求您别说一二三

“我要说三点。第一……”每当听见这样的官话,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出现过敏反应。官员这样说,董事这样说,经理这样说,学生也这样说,我真受不了,求您了,要怎么说都可,您先别告诉我您要说几条好吗?

也不知是从哪年哪月开始,也不知是从哪个地方的哪个人开始,我国人民讲话偏要先把条数列出来,就像套餐的菜单似的。我不是说套餐不可以吃,但我受不了天天吃套餐。

有些爷儿们也真有本事,他信口说出“要说三条”后,还真能有板有眼地给你说出三条,让你看不出破绽来。这种情况,一般是他已经像捣粪似地在其他场合说过同样的话,所以整理的很好。有的爷儿们,信口开河,说是要说五条,但......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2日 07:52

那些不值得尊敬的同胞

37年前,我尊敬过很多身边的中国人。小学五年级,我尊敬一个数学老师,他很严,也骂人,但他对喜欢钻研的学生的钟爱溢于言表,我尊敬他。

35年前,我尊敬一个语文老师,他年纪很大,背起唐诗来如痴如醉。但下课后和学生没大没小,常说馒头大肉就是最高的生活水平,我尊敬他。

30年前,我尊敬一个副校长,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恐龙蛋化石的人,却带领我们去地质实习,一起啃馒头,喝白水。我尊敬一个同乡的学长,他学习拔尖,却从不张扬。

我尊敬他们是因为他们有值得我尊敬的品德,不是地位,不是金钱,更不是名声。我觉得他们很酷,他们是我的英雄,他们昭示于我的是用金钱和地位衡量不出来的价值。我忘不了他们对我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