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二月
2012年12月27日 18:26

太子党安倍首相

太子党安倍首相

自民党安倍晋三今天再次当选日本首相,请首先允许我在这里向他表示祝贺。

给人好感的世袭议员

六年前,当安倍还是自民党副干事长时,我在一个音乐会上,经朋友介绍和他认识。他很谦和,没有架子。站在他身边的安倍夫人出身于大企业主的家庭,为人温和细致。

我一次约安倍吃饭,他建议双方带来妻子,我同意了。地点是离国会很近的宾馆,当时媒体正盛传他要接替小泉成为下届总理大臣。

我都忘记了和他们谈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向他转达了一个中国企业家的愿望,希望不要把中日关系搞得太僵,以免得我们这些和政治无关,却非常期待中日友好的企业家们受苦。当时恰逢小泉硬是要以总理大......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15:42

国企兴旺,民生无望

国企兴旺,民生无望

一家国内著名商学院的院长曾公开说,没有国企,中国贫富差距将更严重,因为华人企业家喜欢嫡亲相传,形成家族经营。这些话既暴露了这家商学院的教学水平,也显露了这位院长的无知程度。

首先,欧洲和日本的国企规模和中国不可同日而语,并且它们基本没有产业垄断地位,但欧洲和日本的贫富差距却远远小于中国。国企能缩小贫富差距,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不仅是无知,更是无耻无底限!

其次,创始人一家就那么几个人,他们的富有,不可能形成社会意义的贫富差距。创始人们承担风险,艰苦奋斗,他们的作用和那些国企里的蛀虫们正好相反。如何把企业委托给下一代,保持其健康发展,虽是创始人最费心的事之一,但也因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4日 09:42

原来英雄是孤独

原来英雄是孤独

最重要的决断往往又是最单纯的决断,到了最后,无外乎就是二者择一。在这个领域是进还是退,这个项目是上还是下,这笔钱是花还是不花……

日本有位我非常佩服的企业家,他退休之后,透露了一个他决断的密方,这令他原来的部下们大跌眼镜。

每当事关重大而他又犹豫不决时,他往往把管理层的干部们召集起来开会,把事情的背景说清以后,征求他们的意见,而自己不做任何表态。

会后,他整理大家的意见,将它们分为赞成和反对两种。你猜这个企业家会怎样根据部下的反应做出决断呢?他选择的是和大多数人相反的那个结论!大多数人说进,他就退。大多数人说上,他就下;大多数人说花钱,他就不花钱......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12:28

希特勒的信徒

希特勒的信徒

你读过那些销售名人们的书籍吗?你听过那些传销大师们的讲演吗?你见过那些疯狂推销的企业吗?

在销售名人的书里,名人们会告诉你他曾经如何卖出一般人卖不出的成绩,却不告诉你他的客户后来感觉如何,不告诉你他现在是不是还受那些客户的信任,更不告诉你他现在还能否再卖东西给那些曾经的客户。

在传销大师的讲演里,大师们最重的事情是激活你的冲动,最重要的环节是让你当场签字付钱。如果你有闲心,你可以多听几次他的讲课,也可以参加一些别的大师的传销,你会发现他们几乎把用自己的身体当做了放映机,一直在重放同一个视频。

在那些疯狂推销的企业里,老板和职员的关系其实就是赤裸裸的短期交易,......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17:17

“你改没改国籍?”

“你改没改国籍?”

前段时间,担当政协委员的某企业家改国籍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在国外生活了27年,自然会被朋友多次问及国籍的事,甚至博客、微博上有些观点不同的博友也常拿“你是日本国籍”来强化他自己的立场。其实我一直是中国国籍,从没加入过其他国籍。“你为什么不改国籍?”,有日本人问,也有中国人问。但每次我都无法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

在日本20多年,遇见了很多华侨的后代,他们有些人都说不清他们祖宗是啥时候来到日本的,但他们仍然拿着中国国籍,既没有日本的参政权,也没有投票权,连商务出国办个签证都很不方便。有时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改国籍,他们没有人说“爱......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0日 20:52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

——有感于中国某位前高官就外国使领馆义卖的“不要脸”评论

在惊涛骇浪就要扑来过来的时候,一个叫佐藤充的普通日本人,首先把二十多个中国女工送到高处,然后赶回去救助自己的妻女,就在获救女工们的凝视呼叫中,佐藤充被海啸吞噬了。

自己受灾,却先想着救助他人。当我正为这样感人的事迹热泪盈眶的时候,驻京的比利时大使夫人给我妻子打来电话:“不做点什么我受不了,我们是不是做点募捐呢?”

我和妻子正是这种心情,就一言为定。我们马上行动起来,给媒体打招呼,给朋友们打招呼,给驻京各国大使馆打招呼,数不清的人默......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9日 17:18

习近平加油!

习近平加油!

有朋友告诉我习近平的车队不搞限行了,我突然有一种直觉“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到国外旅行和生活过的国人已经很多,大家都知道越是先进国家,其官员和政客就越平易近人,可越是落后国家,它们的官员和政客就越骄横跋扈。

即使没有国外生活经验,一般中国人都对戒严限行反感。如果是为外国元首戒严限行的话,可以理解,不光自诩礼仪之邦的我们应该这样做,国际上的外交礼仪也是这样的。

可是自称为人民公仆的官员,甚至是保护人民的军队,在没有战争和灾害等紧急情况下,动不动就限行,让普通民众堵在路上寸步难行,这实在是一种耻辱,他们在告诉世界:“中国......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5日 09:54

这个银行不靠谱

“理财经理真玄乎,一个人骗了客户1亿;理财百姓真傻,几十人一起被个年轻人骗走了1亿;银行真无奈,职员私自在银行店内诈取客户1亿元”。

这还是银行吗?

有人这么说,你相信吗?可是某夏银行却堂堂皇皇地公布说,它的一个职员在银行里私自销售了1亿元的理财产品,骗了几十人一个亿,而银行竟对此毫无所知。银行说,这是个人犯罪,其行为与银行无关,银行已经将此人开除。

我个人曾遭受银行代理理财巨亏,最终通过法律和道义的力量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因而媒体也称此事为“个人PK银行成功的里程碑式案例”。此事后,对金融行业的新闻多了些关注。上月末看到这桩&l......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4日 11:46

“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在北海道大学读博士时的导师叫木下重教,人瘦瘦的,不太爱说话。他接收我这个中国留学生时正担任工学部部长,这个职位是选举产生的,显然,他在大多数教员中还颇有威望。

我刚到研究室的那几天,一直担心和他的第一次会面,不知道他会问我什么。我日语学得不怎么样,怕听不懂出糗。终于,这一刻来了,他的秘书打来电话说:“木下老师请你来一下他的办公室”。

我拿着笔记本和铅笔,忐忑不安地敲开了他的门。他示意我在沙发上坐下,又忙了一下手头里的事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