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迎接乱纪元(一)

迎接乱纪元(一)

乱说,乱来,混乱,战乱,乱弹琴,乱七八糟……在汉语里,乱是不折不扣的贬义词,喜欢乱的人是坏人,他们做的事情被叫做捣乱。可是,仔细想来革命和改革首先带来的是乱,思想上的混乱,经济上的混乱,社会上的混乱,混乱的终极状态是则是战乱。

我欢迎经济上的“乱”,只要它不是由于动乱或战乱而引起的,只要它在法律框架之下发生。即使它是起因于动乱或战乱,我也相信人类终究能承受和跨越,并将其作为进步和发展的新的起点。

乱中创业 

1991年春天, 我在日本北海道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之后,进了一间才不到100人的小公司,那个公司的老板同意我把我的研究成果纳入公司的产品里,并同意让我领导一个开发小组,可以独立工作。我这人比较喜欢独立工作,独立地完成产品的设计和开发,即使工资少一点,工作本身有些不稳定。让我选择这么一个小公司的理由,不是工资,不是地位,也不是学习环境。一个独立的工作环境,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诱惑。

当时,日本正处于经济最高峰,企业苦于找不到足够的雇员。北海道大学是日本几所旧帝国大学之一,在那里拿到博士的人都能很容易地找到一流的工作单位。我的同学们不是去了国家级机关,就是去了世界级的大型公司,那里有优厚的待遇,稳定的工作,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很多人在自己找工作之前,企业就和指导教授沟通好了,为他们主动安排有吸引力的去处供其选择。

有一天我的导师跟我说:“宋君,你可以去东京电力公司去面试了,你的就职已经没有问题了,面试只是个形式而已”。他以为我会很高兴,但是我却说:“老师,我的公司工作已经定了”。他很愕然地问我:“你怎么可以自己决定工作呢?”我记得我那时候很质朴反问:“老师,这不是我自己的工作吗”?他无言以对,只能不耐烦的说:“你把那个公司的介绍资料给我看看”。一天后我找来公司简单的介绍给他,他不屑地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说:“这家公司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倒闭了呢。”

果不其然,就在我入职三个月之后,这个公司还真的倒闭了。1991年,日本终结了持续20多年的高速增长,房地产和各种各样的资产泡沫都开始破裂,整个日本经济乱作一团。那些被称为支撑了日本高速发展的条件和做法,都反过来成为了约束日本经济发展的枷锁。 

我加入的公司破产了,但是我自己的公司却在这种混乱之中应运而生,我创建了软脑公司,把本来寄希望于公司的产品开发,变成了我自己的开发。正好日本的公共建设投资也开始削弱,对土木工程的软件要求发生了急遽的变化,昂贵的大型计算机软件没有人买了,问世不久的个人计算机开始在企业里普及,我的土木工程软件正好是在个人电脑上运营的轻便而又便宜的软件。那些销售大型计算机软件的人,那些靠维护大型计算机软件而生活的技术人员,那些利用大型计算机软件提供咨询服务的精英顾问们,都痛恨我的软件的出现,因为我的软件夺了他们的饭碗,打乱的他们的人生规划。有人就直接把电话打到我公司,让我滚回中国去。听到那个电话,我非常痛快,这正说明我正在替换一个旧的产业,在混乱中找到了一个新的产业。

在市场经济里,乱是旧的经济体系崩溃的表现,是新的经济产生的黎明前的昏暗。乱,对那些死守旧产业的人来说是危机,对那些在寻找机会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天赐良机。

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资本论》之所以预测资本主义社会的崩溃,是因为马克思看到了当时的剧烈的经济危机,看到了经济危机给社会带来的巨大混乱 ,他就以为这种混乱会最终导致资本主义制度的崩溃。不过从那以来,人类又经过了更多巨大的经济危机,但是,每一次危机都没有彻底摧垮资本主义制度,也没有破坏市场经济,反而每次危机之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都获得了新的生命力,产生了新的活力,新的市场,新的技术,新的消费者,新的社会秩序。

乱是风,人是帆

请读者不要误会,其实,我也不喜欢乱,喜欢有条不紊的发展,喜欢循序逐渐的进步。可是,我们人类社会不是那样的,就和股市一样,其变化和进步永远是非线性的,永远伴随着混乱,而且几乎是周期性地重复着。所以,如果你想长期发展,你必须适应乱,把乱看成是对自己考验,甚至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买了股票的人,总是希望涨了再涨,不舍得卖,因为它一直在涨。没买股票的人,总是希望跌,跌了就去买进,即使不买也可以消除嫉妒。可是,股票跌了一成,想买的人就买了,想卖的人不卖。因为双方都认为还有上涨空间。当股票跌了4成甚至一半时,不卖的人终于开始卖,想买的人庆幸自己没买,把底部预想设在更低位置,也不买。所以,过了几年好好看看股民的账户,他们几乎都是贵买贱卖,或者是深度套牢。这就是为什么炒股赚不了钱的原因,人性使然。

欲望是市场的驱动力,没有赚钱的欲望就没有股市,也没有市场经济。不过,欲望的最大特点是没有适度,人本身不知道欲望的适度,欲望太低会被认胸无大志。而无止境的欲望往往被称为远大理想,被众人夸赞。尤其是那些幸运的成功人士,往往在成功之后,耸人听闻地编造自己的没有过的雄心,让人觉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每一个参与到市场里的人都是这样地主观,但是无数的市场参与者的主观有变成了绝对的客观,变成了不盲从任何个体主观的绝对客观现象。当股市超越合理范畴之后,“前天涨了,昨天涨了,所以今天也会涨”的习惯性欲望是推动其继续走高的动力;“左邻赚了,右舍赚了,所以我也能赚”的感染性欲望是盲目进场的原因。

欲望和适度是一对永远无法协调的矛盾。欲望是发展的动力,没有欲望就没有发展。而适度是发展的效率,超过一定速度的发展就会降低发展的效率,带来过剩,给社会造成负担。今年中国股市暴跌和产能过剩的本质,是中国社会发展的结果,我们预先谁也无法说清它的适度在那里,就像在众说纷纭里,谁也不知道股市的顶部和底部在哪里一样。市场的混乱既不是坏事儿,也不是好事儿,只是必然。我们只能理解和客观地看待这些乱象,把它接受在自己航海的风帆上,通过调整自己的风帆,达到自己追求的彼岸。风帆是可调整的,而风则是不可控的。

推荐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