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迎接乱纪元(二)

迎接乱纪元(二)

追求稳定才最不稳定

日本是一个极其重视持续和安定的国家,日本企业特别注意组织的稳定,看起来对员工非常友好,对干部非常保护。但是,日本经济在过去的20年内几乎一直在原地踏步,今天日本的GDP和1992几乎是一样的,这是一种可怕的稳定,如果日本再维持20年,日本将迎来噩梦般的混乱。

那么日本的战后经济奇迹是如何产生的呢?

1945年,日本战败,美军进驻,打破了日本所有的政治、经济和教育体系,这实际上一种大乱,国家和政府都不复存在了,连他们认为的圣灵的天皇都要听从麦克阿瑟的指挥, 这是最大级别的动乱了,乱得不能再乱了。日本正是从这种乱中获得了再生,取得了他们依靠自己根本没法取得的改革和进步。从那以后,在改革遇到阻力无法进行的时候, 日本往往期待来自外国的压力,称之为外压。现在安倍一伙不断夸大中国威胁,实际上是一种利用外压方式,用所谓的“中国威胁”恐吓和驱使日本百姓。

中国在推行经济改革开放之后,实际上每十年都有过一次巨大的变革。对那些守旧的人来说,每次变革都是混乱,而且是伤害自己的混乱。但是中国就是这样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从一穷二白,走到了世界第二的经济规模,而且今天正在逐渐接近世界第一经济规模。这个乱,是我国自己为自己找的乱,这个乱给我们带来了历史性发展。如果当时我国和苏联一样,再在那个陈旧的体制里龟缩10年,中国也会发生混乱,但是那就不是主动的混乱,而是和苏联一样的被动的混乱,说不定会导致我国的分裂和瓦解,和俄国一样成为永远的遗憾和伤痛。 

乱,是变革的结果,是进步的原因。乱,让很多人痛苦,又让很多人实现梦想。缺失了法律制约的大乱,确实会对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在法律框架下的乱,实际上是一种变革的动力,是前进的方式。 

神话自己就是埋葬自己

到过日本的人,都可以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日本的社会安定,秩序良好。在日本公司里工作过的人,或者和日本企业打过交道的人,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日本人办事非常踏实,但同时,日本企业的决策非常繁琐,非常保守。

尤其最近的20年来,日本被称为失去了他20年,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日本非常讨厌混乱,非常喜欢秩序,非常喜欢安定。而持续很久的秩序本身就是一种保守,就是一种反动和落后。但是,萎缩在旧体制和旧思维里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美化自己的过去,甚至神话自己的过去。

中国目前确实遇到了各种各样经济上的问题,说到底,这些问题的根本就是过去30多年高速发展所遗留下来的惯性思维的僵化,成功经验的疲劳和体制制度的老化。过去,它们曾是动力,现在它们逐渐地变为阻力和枷锁,在约束社会的发展。中国只有忘却过去的成功,否定过去的经验,虚心地反省自己和学习别人,才能打破自闭的牢笼,才能走出徘徊的瓶颈。

要发展,就必须否定神话,不要妄想过去的经验和体制在新的环境里也能通用无阻。日本之所以失去了20多年,不是因为日本老百姓偷懒,也不是因为他们愚蠢,只是因为他们的政府和媒体以及一些精英们,习惯于美化过去。这种惯性思维在反省战争问题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习惯于把过去成功过的经验,变成普遍性的真理,变成神圣的教条。 

日本在二战中之所以一败涂地,一个主因就是他们不能客观地看待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他们通过付出精心的准备和下定充分的决心,再加上中国和俄国正处于时代交替的混乱期,也加上日本的幸运,日本连续取得了针对两个巨大邻国的胜利。 

当时的日本政府、媒体以及精英们,热衷于把这些险胜看成是必胜,把过去取胜的经验看做必胜法宝,因而看不到中国民众的觉醒和中国社会的进步,看不到苏联的工业进步和国家的强大,看不到世界军事技术的飞跃进步。

乱的本质就是变革。中国不是因为乱才落后,而是因为落后才乱。落后的最大的原因就是不变,就是封建,就是人们所说的安定。安定带来落后,落后带来混乱。混乱带来变革,变革带来进步。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