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迎接乱纪元(三)

迎接乱纪元(三)

拥抱混乱,乱中求进

乱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陷入落后之前人们主动挑起的变革产生的乱,这种乱是向前进的乱,是因应落后的一种主动变革。还有一种乱是落后之后崩溃,这种乱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给社会带来更大的退步,但是社会还是用这种巨大的付出取得应有进步。所以主动地打破旧的秩序,主动地产生乱,这是一种最有效率的变革,也是代价最小的变革。硬撑着旧的秩序,拒绝变革,确实能够保持更长一定时间的安静,但是乱总有一天会到来的,那个时候的乱,将会带来巨大的破坏,让变革变成动乱,让变革付出更大的社会代价。

所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企业,一个个人,能够成功的时候,都在主动拥抱混乱,甚至是在主动制造混乱。我们所说的动乱,实际上是没有法律框架下的乱,这是社会一直守旧,维持表面上稳定的结果,而不是乱的结果。 

一个人或组织需要成功的话,必须主动设计一种变革,在法律的框架下,接受和承担变革而产生的混乱及其暂时的损伤。比如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和金融开放,必然地导致了一定程度的经济的混乱和市场的混乱,但是我们必须想到,如果向中国因此拒绝改革,拒绝金融市场的开放,那么中国经济得长期停滞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中国将和日本一样经受几十年的经济停滞。和日本不同的是,中国社会不会像日本社会那么有忍耐力,其结果必然是爆发性的混乱,直至引出社会动乱说甚至战乱。几十年之后中国肯定会再次走上发展轨道,但是中国又失去了宝贵的几十年,我们这些人会被子孙们臭骂几十年:你们瞎喊中国梦,你们是在说梦话。

80年代和90年代企业成功了的企业家里,但也有很多是转不过弯来的企业家。他们的成功太突然,也太侥幸,也超过了自己当初的想象,这铸造了他们的思维习惯和傲气。如今,很多企业的利润抵不上利息,为了避免倒闭潮,国家降息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必要的。但是,如果这些企业不趁机压缩债务,并寻找新的市场和发展点,反而以为降息是为了救自己,放缓压缩债务,甚至继续增加债务,那么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企业必将走向衰亡,而中国经济也会被这种企业拖累。

如果这些企业没有能力自己压缩债务并走出陈旧的经营模式,从整个社会效益来看,应该迅速让这些企业破产退出经济社会,把企业剩下的资源强制性地返回社会,让那些资源找到新生。起码也不应该让这种脑袋成了化石的企业家继续浪费人才、资金等社会资源。 

企业的破产,会带来失业,而失业会带来混乱。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去一味地维持这些公司,因为这关系到整个社会资源的合理使用,关系到经济整体的稳定增长。依靠政府政策和政治强人的关系发展公司的人不乏其人,但是在大力打击贪污腐败的政治环境下,这些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去放松对腐败的打击力度,因为这关系到政治的稳定,这才是最最重要的稳定。

小额贷款、P2P借贷、网络金融在冲击着传统银行业,也造成了消费上的混乱,里面必然还夹杂着一些非法经营,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裹足不前,蹲守在传统金融的乌龟壳里,让那些既得利益侵蚀中国的未来。网购确实冲击了实体店铺,甚至也有诸如假冒伪劣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逆势而行,拒绝逆网络社会的发展。

在法律框架下的经济混乱一定是在预示另一个发展,混乱是发展引起的,一部分混乱是让我们思考和摸索的动力,另一部分动乱是对我们法律系统的测试和促进。每当一轮混乱结束时,社会总是站到了更高的阶段,并为另一个混乱做好了准备。

无论你是一个企业家还是一个企业职员或公务员,你都不必恐惧混乱,更不必远离混乱。你去拥抱它,它就会拥抱你。

 

两个给我希望的电话

最近两个月,我接到了两位做公务员的朋友的电话,说要辞职到民企里去工作。就这么一件小事儿,却使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邓小平推动改革时,有很多人抛弃了稳定的公务员职务,投身商海,那时叫做“下海”。听起来怪吓人的,却实实在在地表现了那些人当时的恐惧心理。

但是,那时下海的人几乎都没有后悔,并且他们中出现了大批的成功者。目前中国又出现了第二个“下海”潮,那些安逸的人们主动地选择了海里的“混乱”,说明我们目前的混乱是良性的混乱,是有希望的混乱。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