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那些不值得尊敬的同胞

那些不值得尊敬的同胞

37年前,我尊敬过很多身边的中国人。小学五年级,我尊敬一个数学老师,他很严,也骂人,但他对喜欢钻研的学生的钟爱溢于言表,我尊敬他。

35年前,我尊敬一个语文老师,他年纪很大,背起唐诗来如痴如醉。但下课后和学生没大没小,常说馒头大肉就是最高的生活水平,我尊敬他。

30年前,我尊敬一个副校长,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恐龙蛋化石的人,却带领我们去地质实习,一起啃馒头,喝白水。我尊敬一个同乡的学长,他学习拔尖,却从不张扬。

我尊敬他们是因为他们有值得我尊敬的品德,不是地位,不是金钱,更不是名声。我觉得他们很酷,他们是我的英雄,他们昭示于我的是用金钱和地位衡量不出来的价值。我忘不了他们对我的影响,有他们在我心里,我就不寂寞。

可悲的是,最近十年我没有发现一个让我尊敬的中国人。很多人有数万亿的资产,很多人有凌驾法律的权力,很多人会说好几种外语,拥有好多处别墅。中国这么多的人,有本事的人到处都是,我非常佩服他们,但佩服和尊敬却是两回事儿。

我国金融界赫赫有名的人物来东京,他大手大脚地让我为他花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反而在北京见了面就要我捐款,他说他在做“慈善”。

我国顶尖大学的著名学者来日本开会,请他们吃高级餐厅,带他们来别墅休闲,他们总是一种理所应该的态度,好像我本来就欠着他们似的。

北京有名的富人区里的富婆,张嘴就是名人权贵,出行就是宝马奔驰,但有一天突然短信来要我给她5万元,说是要改搞一个居民委员会。

一个在北京媒体圈小有成就的青年,和我仅见过两三次面,就张口要我资助他120万元,说是要当某区的政协委员。

听过我演讲的某一流大学的学生,直接电话要我捐款,语气听起来毫无获取援助时应有的谦卑,更象是在催缴租子,或是在给你提供一个行善的机会。

我怎么也不理解现在的中国人精英们对赚钱为什么如此敬业,为什么为钱宁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为钱可以造假,可以说谎,可以不顾亲情,可以不顾别人的健康,甚至可以不顾自己的名誉和生命。我佩服他们的执着,但却不能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活得不酷,没有一点的潇洒。

我听腻了人们对贪官的谩骂,看够了对腐败的揭露。但我更厌恶那些一边诅咒别人,自己却做得更出格的人。官员们要贪污就一定要给别人做事的,而那些不给别人做事,却硬要贪别人钱的精英叫什么呢?是不是应该叫他们“贪赃”呢?如果腐败是堕落官僚的代名词的话,那么对那些制造和贩卖掺毒食品的企业家,我们是不是应该叫他们是“腐烂”、“腐臭”呢?

30年前,有外国人在我面前讲中国人不值得尊敬时,我会拿出5千年的辉煌和他争得耳红面赤。今天,当有人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能默默地听着,甚至表示同意。

有人说,中国人得不到应有的尊敬是因为外国嫉妒我们的发展,这完全是自欺欺人。你会因为越南的发展不尊敬越南人吗?你嫉妒过俄罗斯的进步吗?一些需要在国际舞台排队的政治家也许抱有嫉妒之心,我们平民百姓哪里会因为一个国家的GDP增长而改变对那个国家的老百姓的看法呢?

我们看一个国家,是看他的产品,造假掺毒不行;我们看一个国家,是看它的服务,不真诚不热情不行;我们看一个国家,是看他的社会,没有秩序没有公共心不行;我们看一个国家,是看他的人民,没有同情心不关心他人不行。

30年前,当我们留学生从国外买彩色电视回国做礼物时,尽管有点害臊,但没有自卑。我们知道用不了多久,我们自己就能生产。30年后,当我看到同胞们从国外买奶粉回国时,我感到中国人也该被人看不起,因为他们掺毒造假的技术令外国同行“惊叹”。中国人终于有了自己的技术,却用它来危害自己和自己的后代,只是为了一点点臭钱。

如果这个国家不叫中国,叫“东国”或“西国”,请问您能尊敬她吗?

推荐 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