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求您别说一二三

求您别说一二三

“我要说三点。第一……”每当听见这样的官话,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出现过敏反应。官员这样说,董事这样说,经理这样说,学生也这样说,我真受不了,求您了,要怎么说都可,您先别告诉我您要说几条好吗?

也不知是从哪年哪月开始,也不知是从哪个地方的哪个人开始,我国人民讲话偏要先把条数列出来,就像套餐的菜单似的。我不是说套餐不可以吃,但我受不了天天吃套餐。

有些爷儿们也真有本事,他信口说出“要说三条”后,还真能有板有眼地给你说出三条,让你看不出破绽来。这种情况,一般是他已经像捣粪似地在其他场合说过同样的话,所以整理的很好。有的爷儿们,信口开河,说是要说五条,但最后谁也不知道他说了几条,条数经常跳跃,不连续,说的人却毫不在意,嘴角尽是白沫。

最为难堪的是,发言人开始宣布要说三条,但说到途中发现没那么多可说的,而他又非要撑着面子硬说三条。说的人东扯西拉,听的人心烦意乱。

小时候听说中国以前盛行过八股文,据说它的特点就是注重套数,甲乙丙丁,之乎者也。共产党在创业阶段,其领导人毛泽东反复批评党内的八股文风,说这些讲话没意思,不实际,留不下印象。改革开放时期,邓小平反复告诫官员不要写长文章,不要开长会。

只要经历过艰辛的创业和困苦,人们都会知道说话简朴的重要,自然就减少了官话和套话。想起多少就说多少,没有必要去强凑条数。实际上,即使凑了条数,也不会对促进理解有任何帮助,反而会因为条数而给人一种枯燥的印象,该记忆的也不想记忆了,该理解的也不愿意理解了。

谁都知道自己早晚会死,但是你想知道你的死期吗?如果你现在就知道你哪年哪月哪日去世的话,你活得有意思吗?

你要说话,你可以自然地说出来,不必分条。如何分条不重要,分几条更不重要。你说是三条,实际上只说了一个事儿的情况很多,把毫无相关的事都塞进一条里的情况也很多。还有,第一条的重要程度如果是100分的话,那么往往第n条的重要程度只是5分,因为你把它们列成了条,使人们认为第一条和第n条是同样分量,你的话听起来就没有了重点,这就是官话不管用的原因。

什么时候分条方便呢?只有一个时候,那就是应付考试时最管用。如果你要死背一块文章,尤其是你既不懂又不感兴趣的文章时,你最好把它分成几块,列成一二三条,先记住有几条,再记住每一条的开头,这样你的记忆效率会成倍地增加。中国目前之所以产生说话分条条的现象,就是一味死记硬背的东西多了,死记硬背的人多了,实话少了,自己的话少了。

在月光下,你会对的情人说“我爱你,因为一二三”吗?在父母病床前,你会说“妈妈,我惦记您,您要一二三”吗?和孩子去海边,你会和孩子说“大海真好,好在一二三”吗?只要你说实话,只要来自你的真情,你不可能将你的话分为一二三的。

看看那些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政治家吧,他们必须用语言真正地打动听众,稍微没意思就留不住听众,更得不到投票,所以发言的人须要拼命地想如何抓住听众的心。他们没有人说我要说一二三,那是背诵的暗示,那是枯燥的开始,那是无聊的象征。

如果你是官员,那还有情可原。你也是没办法,你必须说你背下来的东西。但你是一个企业的老板,一个董事,一个经理,甚至一个学生,你为何不能朴素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呢?

我不怪你途中停顿,我们都是一边想一边说的,你的停顿正好让我有时间消化你的意思,启动我的思维。我不嫌你修改用词,大家都是听了自己的发声之后才确认自己的意思的,用词和用意不一致时,当场修改,这正说明你诚实。

一二三使你显得死板,一二三使你显得官僚,一二三使你显得虚伪,一二三夺走你的幽默。一二三,让我们一起抛弃一二三。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