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老牌天使投资人的“秘密偏见”

老牌天使投资人的“秘密偏见”

行家看事儿就是与一般人不同,老牌天使投资人有很多“秘密的偏见”。有一位做了一辈子天使投资的行家告诉我,他从来不投资以下几种创业者。

  1. 有美女秘书的创业者
  2. 开奔驰宝马的创业者
  3. 留着小胡子的创业者......等等

我纳闷,就问他为什么。他朝我直瞪眼睛:“问为什么干嘛?反正实际上是这样的。”

他如果细细地给我解释的话,我肯定不会信他,因为一定会有例外,无论他怎么说,理由也一定有漏洞。正是因为他不解释,反而让我知道那是他的体验,是一种概率,是一种没有充足经历的人无法发现的规律。

我仔细过滤了一下这二十多年里认识的创业者,觉得老天使的这个“偏见”有着惊人的命中率。我自己投资过的企业里,就有这种情况。

我创办的企业上市不久,大家都知道我这里现金充足,各种各样的需要钱的人就接踵而至。而刚上市筹到一笔资金的我,也确实有投资的意愿,希望尽早扩大收益规模,报答股东们的期待。

一个专门制作和销售派对演出服装的年轻人找到我,说希望我投资他的公司。他既热情又礼貌,效益也不错,况且已经收到我认识的另一位著名企业家的投资。因为投资金额不大,我没有考察太多时间,就决定给他40万美金的投资。

有一天,他到我别墅做客,开着宝马敞篷来的。我心里稍微咯噔了一下,觉得他公司刚起步不久,收益也不多,怎么舍得花钱买宝马呢?不过,我还是忘掉了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自己不能要求别人和我一样。我创业时,所有的钱都放在公司里,即使很充足,也不敢用,因为不知道哪一天会有机会来找我,银行又不借钱给我,我怕因资金短缺而失去机会。

但最后的事实是,我公司的现金过分充足,我一直没有把它们派上用场。我也接受了一点风险投资,他们的钱其实就一直在账户里堆着没用。但我接受他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资金需要,而是希望他们提供咨询和人脉,帮助我上市。

经过很久的奋斗,公司终于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我在卖出部分原始股后,才买了别墅和奔驰的,那时还是有些罪恶感呢。可这个年轻人还在接受别人投资阶段,就又买宝马,又买别墅,我本能地觉得是不是这笔投资错了。但为时已晚,我只能开导自己:“我是落伍的创业者,不理解年轻人了。创业者也该是各有千秋,人家只要把企业搞好了,私生活不该介入。”

后来,果然他告诉我他放弃继续把公司做下去,并开始周游世界,享受他的人生去了,投资人的钱自然也都有去无回,化为泡影。

这只是我自己投资的经历之一,包括观察别人投资的很多新兴企业,本文提到的“偏见”确实命中率极高。领着美女秘书的人,开着宝马的人,甚至留着小胡子的人,确实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短期内会让人们觉得他们蛮有潜力,但却经不起时间和变化的考验。

孙正义可以算是全球知名的创业者了。如今他的个人资产谁也不知道是多少,也没有必要知道。反正他用不完,也不再为个人财富而奋斗。

我从十几年前就认识他,在朋友家里的聚会中经常碰到他。他的生活简直朴素的要命,他并不是节约,他是没工夫,没心思,没精力,或没能力去享受。穿的衣服皱皱巴巴,走路像僵尸似的,毫无生机。

我倒不是推荐年轻企业家都像孙正义那样没有生活气息,但从他那里可以悟出一些普遍性的道理来。那就是如果一个创业者真得把心扑在自己的事业上的话,他肯定就没有心思去雇佣美女秘书,去开宝马汽车,就像一个正在走钢丝的人没心思抽烟一样。创业初期实际上比走钢丝还危险艰难。

我想起了我在做CEO时,要求人事部门给我配备的秘书须要会说话,会接人待物,但其长相一定要一般。人们问我为什么要求长相一般,我说:“我怕分心。”因为我知道创业的风险,为了不让投资人和职员为我吃亏,也是为了我的一点自尊,我要堵上一切,专心致志。

此文目的不是宣传我自己作为创业者多么合格,而是通过自己的经历和见闻来对识别假牌创业者的“偏见”进行分析,我发现这些“偏见”是何等的正确实用。

最近在北京碰到几位拿到风投的IT创业者,其中一人非常吻合本文的“偏见”,他看起来技术过强,人品可信,又得到著名企业的订单,所以他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风投。当我知道他是开着宝马来到我的北京办公室时,我不觉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由衷希望我的眼光真的过时了,由衷希望对他的“偏见”真的是只是“偏见”。

推荐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