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我更喜欢没有自信的中国

我更喜欢没有自信的中国

 有人说中国现在是盛世,真荒唐。一个盛世之国的护照怎么这么不好用呢?一个盛世之国怎么会被周边小国轮番索要领土呢?

 

外国人在我面前称赞孔子、老子和王阳明时,我一点儿也不自豪,反而觉得无地自容。被盛世了的中国,有十几亿人民,却几乎没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有人为此自豪时,我却总是悲伤。十个中国人的工作终于等于一个日本人了,是一个值得自豪的事儿吗?

 

我当然也为过去30年的进步感到欣慰,但我们绝对没有达到可以自豪的地步。我们失落了数百年,哪有资格为正常了30年而自豪呢?

 

炒股时间久了的人,都会悟出个道理,那就是“最有信心的时候,往往就是最危险的时候”。一个饱经人生风雨的人知道,危险的种子往往是在最得意的时候播下的。

 

前年的金融海啸,当中国撒出天文数字的银子拯救世界时,国人自豪,世人羡慕,其实正是那时,我们撒下了很多危险种子,它们在慢慢生长,现在在结出各种恶果。这不,缓过了气的美国和他的兄弟们,认准了中国就是他们未来的对手,而多方出手,志在压制中国。

 

真正的自信不是用胜利支撑的,更不是先辈或同胞的业绩培育的。真正的自信只有通过磨练自己才能得到。更何况,没有自信并非坏事。没信心,我们会更谦虚,更努力;没信心,不意味放弃,更不以为软弱,没信心却把事情做得踏实,这才是奋斗,这才是意志。

 

我们最自信的时候,往往是盲目的时候,往往是在走向失败的时候。国家和组织是这样,个人也是这样如此。我更喜欢没有自信的组织和个人,这不影响他们的工作效率,更不影响他们到达目标的速度。

 

想想文革时代我们多自信啊。我们不怕苏联,不怕美国。我们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们自己连裤子都穿不上,却要去拯救世界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1985年我穿着中山装来到日本,当我看到我们视为珍宝的彩电被扔在垃圾堆时,我终于知道原来处于水深火热的是我们自己。

 

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失因为贫穷而去奋斗的精神,相反,正是因为我们终于正视贫穷落后的现实,我们才有了那以后的大发展。很多有志气的年轻人抛弃铁饭碗,从国营企业出来创业,形成了“下海”风潮。中国著名的“九二派”企业家群体就是代表。

 

可是今天呢,我们的年轻人最热衷的职业竟然是公务员。我不清楚深度缘由何在,却有一个直觉:青年都愿意去做公务员的社会,不会是一个有活力的社会。

 

和国内年轻人谈话,问他们对中国自豪与否,回答基本都是肯定的。我不知道这是出于周围的压力还是处于真心,不管如何,对祖国感到自豪是好事儿,绝对不是坏事儿。

 

而当问他们为什么自豪时,我就不能高兴起来。有人说我国有悠久的历史,有万里长城;有人说我国经济发展,有宇宙飞船;他们说的都与个人无关的东西,或者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或者是很远的东西,或者是听来的东西。

 

原来他们的自信,不是自己的信念,也不是相信自己。他们在相信别人说的话,在信与自己无关的成果,再为在这片土地上曾经生活过的一群人而自豪。仅此而已。

 

观察一下你周围的同事或上司吧,拼命在做事儿人是因为有自信的吗?想想你的成长过程吧,你真的在丰富自己的时候,是有信心的时候吗?

 

“没有信心就不能前进,就容易放弃”,这纯粹是幼稚。“得到别人的承认,才能奋”,这本身就是放弃。世界上没有生来的自信,只有给自己加油;世界上没有天然的坚强,只有和软弱斗争。

 

中国虚弱,不影响我们个人的坚强;中国强盛,不意味我们个人的成功。我只知道当我们每个个人都在没有自信的夜色里砥砺前行时,中国也自然就迎来真正的黎明。即使中国这个名字真的令世界尊敬,那我们也不应为此而又自信,也不能成为我们诚实做人、虚心好学的障碍。

 

所以我永远喜欢没有自信的中国。没有自信,不意味着软弱,有了自信,却往往盲目。

 
推荐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