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敲响东京证券交易所的那口钟

敲响东京证券交易所的那口钟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一大早就睁开眼睛,再也睡不着了。这天是我的公司软脑集团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日子。那时我37岁,公司是创业后第8个年头。

我的第二把手是我在北海道大学时结识的学友,叫七田,我做CEO,他做COO,才30出头,就秃顶了。人们都说他是跟我创业累的,其实那只是遗传。董事会其他成员则都是上市前从其他企业跳槽过来的。

我们董事成员早早地来到证券交易所一楼大厅听候安排。我们谁也没有参加过上市仪式,大家都心里忐忑不安。我尽量地假装平静,和董事们说笑话,可我说的勉强,他们笑得更勉强。

一会儿有人把我们带进一个大厅,那里东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称“东证”)的理事长和一些官员正在等待我们。在简单的寒暄之后,颁证仪式就开始了。其实很简单,理事长照本宣科地读了证书之后,他说了声“祝贺您”,我说了声“谢谢您”后,我就鞠躬从他的手中接过了用金属做的证书。

颁证仪式就这么完了。在大家都松了口气,准备离开时,东证理事长突然邀请我们在大厅沙发上再坐坐。这时他告诉我一个我感到意外的事情。“宋先生,您是在我们东证,也是在日本上市的第一个外国人”。

尽管催生我要上市的想法有些特别,但从来没有意识到要做在日本第一个上市的外国人。不过当我被告知我是第一个外国人时,我还是很兴奋的,因为第一个外国人不是印度人也不是美国人,而是一个中国人。

随后才是我期盼已久的仪式,他们要带我去敲响东证那口著名的大钟了。当工作人员把锤子递给我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有点发抖,不是畏惧,是激动。我朝着大钟的正面,恨恨地敲了三下,钟声在东证里回响,也在我心里回荡。

出于偶然的创业

我的创业纯属偶然,或者说是命运。

我是1991年在北海道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的。拿到学位后,按理说要不是回国发展,就应到一个著名大学或国际企业就职。而我呢,却到了一个不到一百人的札幌小企业就职,这个公司没有自己的产品,没有知名度,连个从像样的大学毕业的职员都没有。老职员甚至怀疑我到这种无名小企业是不是别有用心。

其实我就职这个小企业,完全是因为我女朋友。我当时的女朋友比我大好多,我们恋爱时就相约我离开北海道时要分手的。可是等那一天真的来了以后,我们又很难做到。眼看留学签证到期了,如果没有签证,即使不想分手也得离开日本。

她着急地到处托人,终于有一个搞软件委托开发的小企业感兴趣,老板是她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个企业没有品牌,没有产品,没有资金,把收集来的程序员派到大企业干活,从中收取一点中间费。说白了,其实是一个人才派遣公司。

但是我觉得很好,因为正是如此,老板更重视我,告诉我一切,让我知道公司最核心的各种决定和来龙去脉。他让我带头为公司开发出有自己知识产权的产品,这使我感到很兴奋,我找到公司里还稍有水平的程序员就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可是就在我入职第三个月,我领导的开发项目刚刚起步不久的一天,老板消沉地走进我的房间,告诉我一件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儿:“公司破产了”。那是1992年春天,札幌的丁香花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我人生中唯一一次为别人打工的经历就这样被中止了。

从那一天起,日本股市再也没有恢复到2万日元;从那一天起,人们渐渐不再谈炒房;从那一天起,日本经济再也没有高速成长。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灭了,而我的创业也被迫开始了。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