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强国不会失去领土

强国不会失去领土

在日本,没有人认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就像我们没有人认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一样。日本媒体是日本人为日本人办的,在领土问题上,当然不会宣传对中国有利的信息。这和我们的媒体也不会宣传对我方不利的信息一样。

领土问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争端被聚焦,各国国内就很少有人持不同意见。这无论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还是在不够民主的国家,都是一样的。因为希望自己国家占便宜是人之常情,更何况稍有不同意见,就有被同胞骂“卖国贼”的危险。

所以,很多想空手套白狼的政客就愿意炒作领土问题,东京都石原知事就是这样的人的代表。炒作领土问题,不会受到任何人批评,却可以任意谩骂别人。石原知事利用职权,在东京号召市民捐钱购买钩鱼岛,跑到美国去报美国右派的大腿,并在美国报纸上用东京都的经费发表意见广告,称“如果失去了钓鱼岛,美国将失去太平洋和亚洲”。

我和丹羽大使有十几年之交。10年前,他读了我的《奇怪的日本营销》后,觉得我的很多观点和他一致,就把我叫去交流,并以此成为多年来的朋友。我如何也没想到,后来他能成为日本驻中国大使。

丹羽先生成为中国大使,不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而是受鸠山内阁外务大臣邀请的。当时民主党领袖是鸠山首相,他历来主张和中国的友好,认为加强和中国的关系,有利于日本的长期发展,并主张从冲绳撤走一部分民愤较大的美军基地。

日本也有很多有远见的政治家,他们希望平衡对美国的过度依赖。日本经济界人士尤其认识清醒,认为照此发展下去,日本经济必须回归亚洲,因而必须搞好和中国的关系。

主张和中国友好的政治家和经济人士,都是响当当的爱国者,他们并不是为了出卖日本的利益而和中国友好,相反,他们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而铺平和中国的友好关系。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大骂丹羽大使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出卖国家利益,那纯属是泼脏水。丹羽先生早已退出伊藤忠公司多年,既不是创始人也不是股东,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曾经上过班的公司而招惹日本右派政客,他是真的在为日本着想。

可是,接近中国,从根本上触犯了美国的利益。田中角荣就是因为没和美国打招呼就和中国建交而触犯了美国,所以他和他的后人再也无法成为日本政治的主流。和田中一样,鸠山内阁没持续多久就被改组,取而代之的都是些对中国强硬的所谓精英。美国人不支持的内阁和政治家,别想在日本混好,这是日本政界的潜规则。

鸠山内阁以后,正好美国也开始反省无休止的反恐战争,觉察到应该拿出力量来保持在亚洲的制高点,保持对中国的压力。离间中国和日本的关系,又能吓唬日本,逼其老实,又能消耗中国,拖其后腿,是一箭双雕的好买卖。

所以,对那些轻薄的日本政客来说,找出和中国的纠纷并加以炒作,是既可讨好选民,又可讨好美国的好差事,越是没有实力的政客越是抢着干。这就发生了本来很多不是右派的年轻政客,都愿意叫喊和中国对抗的现象。

老右派的石原慎太郎发现自己的“专利”竟然被人侵占,就想出了更过激的一招,那就是上述的“买岛”和“美国游说”。石原也有他的小算盘,一是他不愿意看到他多年的“专利”被别人侵占,更重要的是他儿子正是第一在野党自民党的干事长,离日本总理的位置近在咫尺,年过80的慎太郎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大器,却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如果吵骂几句就能同时讨好选民和美国,为自己儿子铺平通往总理的道路,老头子高调为之也就顺理成章了。

钓鱼岛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日本不断升温。我们不能否定日本有很多人恐惧中国的发展,也不能否定有很多人还在歧视中国,但这却解释不了为什么钓鱼岛偏偏在今年升温,并引爆外交纠纷。这次纠纷的直接原因就是:美国的需要,日本政客的需要

那么,一般日本人就真的那么在意钓鱼岛问题吗?不是。和我们一样,他们也希望和平的日子,不希望提心吊胆的生活。再说,中日经济的盘子越来越大,爆发冲突以后,经济不可能不受影响。最受影响的不是美国,也不是那些不负责任的政客,而是那些老老实实工作的老百姓。

问题是,一般日本老百姓没有人敢说这件事情。作为中国人,我没法奢望日本人说“钓鱼岛不是日本的领土”,但起码希望他们能够看出那些所谓爱国的日本政客,并不是在为日本着想,都在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我一直在推特上批评石原慎太郎一伙挑拨事端,窃取私利,尽管受到日本右派的攻击,但我不亏心,所以也不在乎。

果然,中国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之后,日本政客和石原一伙之间就开始了争吵。靠炒作钓鱼岛问题大赚一笔的前原诚司(前外务大臣),在电视上指责石原慎太郎一伙应该管好东京自己的事儿,而不是国家的外交。而石原一派则指责日本政治家政客过于手软,没有战略等等。

实际上日本各派都没有战略,因为现在日本没有强大的政党,谁都不知道下一届政府会是谁来做主。战略要由人来决定,更要由人来执行。没有做主的,没有安定性,战略从何而来?

钓鱼岛不是一个领土问题,而是一个历史问题。日本人看的历史会从对他们有力的那一个瞬间开始,而中国人看历史,会从更古老的时间上来看。说明白了,日本看的还是甲午的结果,而中国人看的要比那段历史早很多。

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历史怨恨,恐怕还要经历一百年甚至更多时间才能解决。只要这个怨恨还在,不在钓鱼岛上出问题,也会在别的地方出问题。就在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之前,韩国总统登上和日本有纠纷的岛屿,并要求日本天皇向韩国谢罪,给日本造成冲击。在历史感情上,韩国比中国更愤恨日本。

说实在的,站在日本人根本利益上看,日本最好像德国人那样,向亚洲、尤其是中国和韩国彻底道歉,尽量做出让步,以求得邻居的谅解,为子孙铲除隐患。

但是,由于美国的保护,更由于我们中国不争气,在过去的60多年里,日本几乎不用担心来自中国的压力。

当中国的发展引起日本的忧虑时,尤其是要促使他们反思时,第一种本能的反应就是更靠近美国。日本是靠“脱亚入欧”实现了现代化的,他们几十年来都认为日本是西方的一员(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再加上对正视历史的恐惧,日本越发依靠美国的心情可以理解。

中国尽管受尽苦难,但之所以能几千年不断香火,是因为中国向来擅长战略。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中日战争……仔细想来当时的政府也够可怜的了。我们常常骂他们软弱什么的,技术落后,体制陈旧,民不聊生,内战纷纷的中国,其实连一个国家都称不上,当时的政府哪里有强硬的资本呢?

我尽管平时对中国批评很多,那是因为我希望我们更好。凭良心说,中国现在的技术、体制、国民思想以及国际环境,是过去几百年里最好的时期。中国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空喊强硬,中国必须看的比日本更远,中国没有必要慌张,更不能自乱。

中国应该认清,中国的对手不是日本。希望中日互相消耗的不是中日,而是美国。在感情上我们对日本难以容忍,这我理解。但我们却不能也不必感情用事,要看得更长远,更广阔。我批评日本人最多的是他们没有长远战略,容易被集体洗脑,感情用事。如果我们中国不能走出这条胡同,我们和日本就是半斤八两了。

我们可以发泄,但不能失去理智。我们可以制裁日本,但别忘了制裁不是目的。我们可以不惧动武,但别忘了那是下策的下策。我们可以和日本永远敌对下去,但别忘了那是我们竞争对手最希望看到的。

别忘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却有永远的竞争。中国只有在世界范围的竞争中取胜,才不会丢失一寸领土。过去,我们不是输给了日本,我们是输掉了竞争。

别忘了,外交永远是内政的延续。办好我们自己的事吧,外交自会水到渠成的。

别忘了,强国不会失去领土。

纽约已是秋凉。我一边眺望窗外曼哈顿古色古香的楼群,一边写出以上文字。

推荐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