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土气不是中国人的本色

土气不是中国人的本色

中国人对自身形象的重视度仍然不够。无论是在曼哈顿还是在银座,你很容易从遇到的黄种人里,一眼找出我们的同胞,尤其是中年人,最容易认出。寸头大肚子,斜挎着小包,腿上是短裤,脚下却是皮鞋,这是男同胞。不化妆,头发蓬乱,却穿着高跟鞋,提着名包,这是女同胞。

心理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人类大脑接受的信息中,有60%以上是来自视觉的。求职面试、拜会客户、国际会议,在这些决定人生的关键时刻,你的穿着和打扮,你的礼仪和举止,在你开口之前,早已决定了人们对你的评价的大部分,无论你多么能说会道,无论你多么壮志云天,更无论你多么才华横溢。

当你在街上停车时,一个穿着短裤短袖的人走过来,说这里不许停车,这和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走来问你,你的反应肯定是不同的。但是请你注意,这两个人同样是陌生人,你对他们一无所知,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穿着。

即使是在今天,我们还能从国际社会上听到对周恩来赞赏。在综合国力明显不足的文革时代,中国能够取得一系列的外交成功,这是和周恩来的外交能力分不开的。而周恩来的仪表又是他的魅力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改革而开放前,我国大部分人口还生活在农村,我们和国际社会没有接触,那时候我们的土气是没办法的,尽管土气,里面还带着朴素之美。

而现在呢,中国早已和国际社会融为一体,出国旅行已是民众消费的一部分,和外国人谈生意已是我们很多人的日常。

但中国人的土气却有增无减。不是没钱买不起,也不是不知道外面如何,就是嫌麻烦,不在乎。甚至有人把土气视为个性,大摇大摆,故意炫耀。“土又怎么了?反正我比你有钱!”,“土又怎么了?我的才能不比你低”,“土又怎么了?我给你添麻烦了吗?”

什么是“土”呢?。“土”是城里人用来蔑视乡下人的话。因为乡下土多,身上容易沾上灰土,所以人们称不懂城里时尚和规矩的人为“土气”。我们今天所说的土气,已经不是原来的城乡差别,而是指和国际社会的差别。

可能有人会说,我们泱泱大国,应该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为什么要和洋人学呢?是的,这个观点我不反对,那么我们那些不修边幅的先生们和女士们,他们有审美意识吗?他们为此努力了吗?

你经常能看见从一辆豪华的高级车里,下来一个非常土气的女人,那不是一般的朴素的土气,而是让你不舒服的土气。她的面部充满自信和豪情:“怎么了?老娘就是不在乎你们那些俗气。我穿什么呢什么就时尚。”这就像过去的天朝一样,那些不愿否定自己的人,往往用精神胜利法战胜别人:“你说我土,我还觉得你土呢。”

而我们的文化里,又对审美抱有偏见。你会在很多典故里发现,我们古人在形容一个人“其貌不扬”之后,往往是“但他有雄心壮志”,“但他才华横溢”的描述。这里面有的应该是事实,但更多的是出于文人的一厢情愿,因为文人希望大家别看他的外表,多看他的所谓才能。

不光看外表是好事,说明中国人不轻易以貌取人,是一个深沉内涵的民族。但过分强调,却给我们带来相反的成见,挖深了和国际社会的鸿沟。陈景润不修边幅,那是因为偶然。但我们的文人就是反复强调这点,给80年代的青年造成“有学问的人就要不修边幅”,“不修边幅的人才是有学问的人”。

父母不修边幅,那孩子能注意仪表吗?

中国儿童的虫牙率是2.5颗,而先进国家都少于1颗。笑脸就要露出牙齿,美观的牙齿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我们的父母给孩子摘星星摘月亮,却不给孩子一口好牙齿,让他们更容易被人喜爱。

中国男孩子有几个会为女孩子开门让路的?他们有几个经常剪掉已长出鼻孔外的鼻毛的?这不能光怪他们,因为他们的父母至今很多人顶着白花花的头屑,呲着黄黄的牙齿,吹着臭臭的气息。他们住着大大的别墅,厕所里却挂着妈妈的内衣,衣柜里却堆着一家人的“衣物混合体”。

中国的女孩有多少人在学习怎样做女人呢?有多少人会做饭缝补呢?这不能光怪他们,因为因为她们的母亲就认为女人和男人是一样的,女人要管好男人才对。她们的母亲呲着带韭菜花的门牙和别人大声说话,喝汤的声音震耳欲聋,整天教女儿怎样精明,如何争过别人。“礼貌爱人?别听老师瞎说,打点老师麻烦着呢。”

为什么中国孩子越大就越失去天真的微笑呢?这不怪孩子们,因为他父母就不笑,看看成年中国人的集体照,有几个人是在真心地笑呢?

读到这里,很多读者会在骂我。“就你文明!”,“有涵养的中国人有的是,你老盯着那些没水平的人干嘛?”,“非跟洋人一样才行啊?”,等等。是的,我知道你不是我所描写的人,但世界看到很多这样的中国人,才形成了世界对中国人的印象。

我们改变自己的穿着和仪表,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周围的人,甚至是为了我们的民族自尊。改变了自己的穿着和礼仪,你的内心肯定会更蓬勃,你的周围肯定会更光明。土气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本色。

推荐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