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美国前总统候选人的“合法欺骗”

美国前总统候选人的“合法欺骗”

在各种演讲和书籍中我讲过很多自己成功的经历,当然,也有走麦城的时候,而被因911而名声大噪的前纽约市长、前总统候选人朱利安尼巧妙地从公司搞走一大笔钱,确是难以言说的痛。

那时我刚从董事长的位置上隐退下来,一场资金流失事件就以开始发酵。流出端是我仍持股的公司,流入端是美国总统候选人鲁道夫·威廉·路易斯·鲁迪·朱利安尼(Rudolph William Louis Giuliani)。他当过纽约市长,在上届大选中,他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参加过美国总统选举。

朱利安尼把一个烂摊子的纽约治理好了,并因在911事件中表现很好,而于2002年2月13日获得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颁发不列颠帝国勋章。退出纽约市长后,朱利安尼利用自己的名声,办起自己的投资公司和咨询公司,为一席位国际企业提供咨询并实行种种金融操作,猛赚了几把。

2006年初,我已经退出董事长,把全权交给了新的董事长。尽管这时我还是董事,但我早已决定年内退出董事会,所以尽量不去参与各种决策,因为创业者的影响力很大,稍不注意,就会架空现任董事长,而这又是我绝对希望避免的。

朱利安尼通过他在日本的代理人先找到了我,说要搞一个覆盖亚洲合作,内容是提供合规方面的咨询,他曾治理好了纽约,帮助过很多跨国公司,在美国乃至世界是最有权威的合规方面的专家,有经验也有号召力。

为了防止企业内部的腐败和犯罪,合规咨询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尤其亚洲在这方面相对落后,潜在市场巨大。如果软脑集团愿意合作,朱利安尼愿意将他的代理权独家让给我们。

尽管我已不参与公司决策,但是觉得可以把这个机会介绍给董事会,就让朱利安尼的代理人直接和软脑董事会联系。这就是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块诱饵。我和董事会说,也许是个好事儿,也许不那么好,不要奢望,不赔钱就可试试。这也是我以往的方针。

新的董事长和负责谈判的董事答应按照我的方针去办,但实际操作却大相径庭了,当然这都是最近我才知道的。为了取得在亚洲的代理权,软脑集团向朱利安尼设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投资公司(实际上是他本人)付了10亿日元,共同成立了一个皮包公司,朱利安尼让软脑在这个公司的只占27.7%的股份。

而这个皮包公司又在美国成立了一个皮包的皮包公司。这个皮包的皮包公司又在日本成立了一个咨询公司,而这个咨询公司的初始运营资金都靠软脑集团来负担。也就是说,无论是所谓的覆盖亚洲的皮包的皮包公司,还是有皮包的皮包公司在成立的咨询公司,朱利安尼什么也没做,只是借了个名字而已。

更厉害的是,即使朱利安尼只借了个名字,他也不放过最后一点油水,万一这些公司在日本或亚洲的业务真的发展了,朱利安尼还是这些企业的绝对大股东,还可再赚一把。

至此,你会说:“一看就知道是在骗人,怎么那么简单就上了当呢?”,那是因为我的解说是从后面开始的,朱利安尼开始是不会让你看出破绽的,反而会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朱利安尼先说不用你们出现金,你们来发债,为期两年,我找人来接,到期后把债券转为软脑集团的新股,连现金都不用了。如果软脑到时不愿我们做股东,我们还同意软脑用现金来还债。

一听对方又借钱给你,又要做你的股东,还要帮你做一个覆盖亚洲的业务,我想很多人都会动心。尤其是当一个刚刚就职的新董事长,正在考虑如何扩展新的业务,力争取得职员和股东信任的时候,这个提案是很有魅力的。更何况,谁会想到一个风靡西方世界的纽约市长,一个要做美国总统的人会骗人呢?

还有,我说朱利安尼骗人,但他在法律上不留漏洞。他本来就是律师出身,曾作为正义的代表揭发了很多著名的犯罪人,他爸爸是有名的罪犯,他从小就深知法律的运用,他怎么会给一个亚洲的小企业留下尾巴呢?他和软脑签订的几寸厚的合同,恐怕连很多美国律师都看不透。

几年后,当合作不了了之,软脑集团发现被他白白套走10亿日元时,软脑请律师研究那厚厚的合同,想试着起诉朱利安尼。律师的结论是:合同天衣无缝,只能放弃。

那么是谁买下了软脑的发行的债券呢?他是一个犹太人,是朱利安尼的好朋友。美国总统候选人后面有很都犹太人在活动,他们不分党派,不管政治见解,只要有可能,犹太人都去帮助。这也是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的源泉。

犹太人要把钱借给一个亚洲国家的上市公司,不能说没有风险,但是,如果不这样做,朱利安尼的骗局就缺乏一个根本的动力,因为很少有人有勇气从腰包里拿出10亿日元去买一个看不到的品牌的一部分的。可是当被告知连钱都借给你,并且可以转换为股票时,人们的心理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急着提高业绩,又不是大股东的经营者,更容易上钩。当时的软脑集团正是这样。

好,有人上钩了,抱着幻想把借来的钱送到朱利安尼那里。那么借钱给上钩的人的人,又如何那会自己的钱呢?

这就是犹太人的本事了。他们买下的债券是附带股权的,也就是有权将其转换为新股,成为股东。签完合同后,他们就开始在市场上大量卖空企业,使股票一跌再跌,股价越跌,他们越可以用低价换来大量的股份,成为主要股东,支配企业。如果企业不愿意这样,那只有把现金还给他,那他也没有损失。他们只有大赢机会,没有赔钱的可能。

果然,在犹太人的卖空压制下,软脑的股份一路下跌,为了不被犹太人支配,后来还是向犹太人付了现金,还了债,才将股权赎回。

至此,犹太人不费分文帮助朱利安尼骗取了10亿日元(大于1千万美金),犹太人合法,朱利安尼更合法。朱利安尼和犹太人狼狈为奸,用同样手法行骗了包括软脑集团在内的数家日本企业,但是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起诉他。而我知道这一切,只是最近。

美国是一个讲法律的国家,但不一定是一个讲道德的国家。连总统候选人都这么做,那么这个国家的背后会是干净的吗?

以前,我经常为巴勒斯坦的孩子们被无故轰炸而气悲伤,为以色列的无法无天感到气愤,为美国为何如此袒护以色列而感到迷茫。

通过这次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亲身体会到了美国背后的黑色力量,也理解了美国舆论和政治的本质。中国还有很多地方不如美国,这是事实。但是美国绝对不是一个正义的国度,他尤其不在意其他国家的正义,当然更不在意中国的正义,绝对。

我当时整天就想着怎么离开公司,不想影响新董事会的独立性。而且,董事会里本来有一个非常在行的独立董事,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著名的投资家,可以马上看穿这个阴谋,可这个独立董事又偏偏在这之前不得不辞职。他就是震惊日本的“村上事件”的主人公村上世彰。和他的故事我们改日再谈。

我离开了,懂行的董事也离开了,朱利安尼的代理人就趁虚而入。

推荐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