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习近平加油!

习近平加油!

有朋友告诉我习近平的车队不搞限行了,我突然有一种直觉“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到国外旅行和生活过的国人已经很多,大家都知道越是先进国家,其官员和政客就越平易近人,可越是落后国家,它们的官员和政客就越骄横跋扈。

即使没有国外生活经验,一般中国人都对戒严限行反感。如果是为外国元首戒严限行的话,可以理解,不光自诩礼仪之邦的我们应该这样做,国际上的外交礼仪也是这样的。

可是自称为人民公仆的官员,甚至是保护人民的军队,在没有战争和灾害等紧急情况下,动不动就限行,让普通民众堵在路上寸步难行,这实在是一种耻辱,他们在告诉世界:“中国是一个不开化的国度”。

人民反对动辄限行的做法,并不是不愿尊重官员,而是生气官员们不懂得尊重别人,因而显得既土气又小气,更没有能治理好当代大国的风度。

中国孱弱的时候,为了对付强大的外敌,人民不得不付牺牲个人,给国家让路,那是不得已,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合理的,也没人说三道四。可是,我们的父辈和我们之所以热望民族复兴,不只是为了找回一个中国人的尊严,更是要找回作为一个人,一个普通人的尊严。

我永远忘不了上海世博会上,一个官员对我说的一句话。当时我带着我妻子和孩子正在静听解说员给我们讲解世博会的空调系统,突然有个官员走过来,大声命令要那个解说员去接待别的外宾,讲解员说“好的,等我给这家人说完就去”。

那官员看了我们一眼,随即喝斥讲解员“中国人嘛,有什么好讲的?”

我妻子是日本人,和我居住北京很久了,这句话让她感到惊讶,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我的孩子们也为拥有中国血统,对此也感到心情复杂。

我们的官员如果是代表我们根本利益的话,那他们就应该先理解这个包括他们自己都在祈求的基本“内需”,那就是中国官员必须懂得尊重自己的人民,不然的话你对外国人的客气,就是一种自卑,被人鄙视,和清朝末期没有两样。而且,当你们退休离职时,你们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你们将自食其果。

一个尊重人的中国,首先应该尊重每一个中国人,这样来到中国的外国人也就自然地得到尊重,政府所提倡的软实力,也就自然而生了。一个在二十一世纪实现了复兴的中国,应该善待每一个人,无论他是高官还是乞丐,无论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我有个大学时代的朋友,做过很大的官,后来退出官场,做了阵子企业高管,又当了阵子教授。去年我和他20多年来首次重逢时,他告诉我他要移民。我说我从国外回来了,你怎么反而要出走呢。他说他受不了停车时被无礼地训斥,受不了进地铁时野蛮的争抢,受不了各种手续的复杂,受不了……也就是说他生活在中国,反而受不了中国。

起初我并不理解,我在国外生活了20多年,我周围也有很多在中国生活很久的外国人,我和他们都能受得了,为什么一直在国内生活的他却受不了呢?后来终于想通了,那是因为他做官做惯了,很少接触到特权对面的生活,因而变得敏感脆弱,党作为一个普通人时,甚至连一个停车场管理员的指挥都受不了。

限行等特权,不光毒害了官员,更毒害众多的人民。数千年的封建史,给我们留下了“官贵民贱”的思维方式,我们的人民容易接受官场的恶习,尽管这些恶习无论从人性和普世观念来看多么愚蠢可笑,有些人民还是如获至宝,效仿不已。

正是这些官员以及那些崇尚他们的人民,为了得到自己的“尊严”,却在无意中践踏别人的尊严,把这个社会搞得权势横流,因而使自己也失去了舒适的生活环境。

我的那位朋友只会说中国话,不喜欢西餐,也不喜欢打扮和幽默,我不相信他去了外国会融入当地社会,得到幸福。但我又不好意思和他直说,只有让他去试试得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要想改变下面的歪风,上面不改是不现实的。而习近平带头甩掉官气,那些官员们还有什么理由和资本再官气十足呢?改掉官气,打造互尊气氛,这不光是为了人民,更是为官员本身,我的那位朋友就不用年过半百而背井离乡了。

我没有什么政治信念,不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再有什么革命之类的磨难。我坚信,只要人的素质上不来,所谓革命只是破坏和倒退。我国历史,不乏因为所谓革命和导致历史严重倒退的先例。习近平说的中华民族复兴,应该是通过每个人的实干做出来的。中国的一把手都这样了,你那些芝麻官还牛逼什么?

我以前就讨厌中国官员念稿子的风气,看起来既死板,又愚蠢。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北大举行的论坛,有一个被邀请讲话的官员,竟然把稿子投影到屏幕上,一边向上滚动,一边低头念稿子。下面有很多学者和企业家,更有北大的很多在校生,他们都煞有介事地在听。

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官员没救了不说,大学和企业也没救了,中国的学生也没救了,中国没救了。这么荒唐滑稽的演讲,竟然说的人理气直壮,听得人煞有介事,这算什么论坛,简直是酱坛,官员、学者、职员、学生都被腌制成一样味道的咸菜。

所以,最近听说几位中央领导批评官员们念稿子后,我觉得很痛快。作为习近平的搭档,对这种不好的官场习气就要狠狠地批,好好地洗一洗这些人的咸菜脑袋,这不光为百姓和国家,更是为他们好。

我27年前,我提着一个没有拉链的提包只身留学日本,在没有一分钱一个熟人的条件下,我创业并实现了上市,现在又在国内生活。我目睹了日本的兴盛,也体验了日本的衰退。我一点都不惧怕中国落后,但就惧怕我们的领导人思想落后,闭门自大。因为那样的话,即使国家强大了,也会很快地凋落,日本就是先例。

不过现在我放心了很多,我在心里默念:习近平加油!

推荐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