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

——有感于中国某位前高官就外国使领馆义卖的“不要脸”评论

在惊涛骇浪就要扑来过来的时候,一个叫佐藤充的普通日本人,首先把二十多个中国女工送到高处,然后赶回去救助自己的妻女,就在获救女工们的凝视呼叫中,佐藤充被海啸吞噬了。

自己受灾,却先想着救助他人。当我正为这样感人的事迹热泪盈眶的时候,驻京的比利时大使夫人给我妻子打来电话:“不做点什么我受不了,我们是不是做点募捐呢?”

我和妻子正是这种心情,就一言为定。我们马上行动起来,给媒体打招呼,给朋友们打招呼,给驻京各国大使馆打招呼,数不清的人默默地参加行动,他们有中国人,也有日本人,更有欧美印度人等,我们有时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国籍。

比利时大使馆免费为我们提供了场所,7-11募捐提供了关东煮等,日侨提供了寿司,各个日企都提供了或多或少的产品,它们都被义卖出去,变成救助灾区的现金。本来以为能来300人就不错了,没想到来了1000多人,他们有中国人,有日本人,有日本之外的外国人。

使我难忘的是,北京律师协会来了几个人,他们带来了几百人的募捐。他们有个特别的要求,就是把一半募给灾区,把另一半捐给佐藤充的家人。我们向他们保证:“一定做到。”

数月后,比利时大使夫人和我妻子的朋友,募捐委员会的代表福西女士,怀揣着那笔不算多的、换成日元的现金,专门去拜访了佐藤充的妻子。她哽咽着说:“实际上这是我收到的第一笔救灾款。日本红十字会收集的捐款,要通过很多手续和时间才能分到灾区。”

当我们听到福西女士传回来的这句话时,你不知道我们多么高兴,多么为自己的行动感到安慰,我们也立即用信件等方式,将结果汇报与每个募捐人。

义卖和募捐,难道只是为了钱吗?不是,义卖和募捐,是表达人们爱心的挚爱行动,是传递勇气和希望的渠道,是用人性将困难中的人们连接起来的纽带。正因为它有金钱本身做不到的价值,才被世界上的人们广泛推崇,成为救济难民或灾民等弱势社会群体的普世方式。

即使这么一个极为简单的,充满爱心的义卖义捐,竟然被我们的一个官员谩骂为“丢脸”。我如果是他的家人,肯定会为家里出了这样一个亲人而丢脸,我如何是他的朋友,一定会为有这样一个朋友而丢脸,我是中国国籍,我真的为我们有这样的同胞感到丢脸,更为我们有这样没有人性的官员感到丢脸!

他做官做久了,看钱看多了,他已经没法用常人的感觉去看待钱了。他以为有了钱,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所以认为外国领馆不如把自家的钱拿出来算了,别去义卖作秀了。

那么他以后就别给别人买鲜花了,送笔钱得了。他以后就别去看他父母了,邮笔钱去行了。他以后别坐飞机去看他孩子孙子了,画笔钱算了。他以后也别骂别人义卖丢脸了,干脆他都裸捐好了。

他很会算钱,他也收了很多钱,但他却很穷。当他离开他那个小圈子时,当他失去他的乌纱帽时,他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关心,他不会得到任何人的爱,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关心,不知道什么是爱,更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爱,怎样才能传递爱。

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悲吗?不知道爱的存在的人最可悲。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怜吗?知道爱却不会爱的人最可怜。知道什么人最可恨吗?自己不爱却要玷污爱的人最可恨。

他不可能不顾安危地去救助别人,他会大喊“快去救命,给你们一人一万。”他不可能去组织义卖,因为他会说“丢什么人,都出钱算了”。但我相信他一定会不出钱,他有他的道理“我命令了那么捐款,用得着我的哪一点吗?”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他可悲,他可怜,他可恨。

推荐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