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你改没改国籍?”

“你改没改国籍?”

前段时间,担当政协委员的某企业家改国籍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在国外生活了27年,自然会被朋友多次问及国籍的事,甚至博客、微博上有些观点不同的博友也常拿“你是日本国籍”来强化他自己的立场。其实我一直是中国国籍,从没加入过其他国籍。“你为什么不改国籍?”,有日本人问,也有中国人问。但每次我都无法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

在日本20多年,遇见了很多华侨的后代,他们有些人都说不清他们祖宗是啥时候来到日本的,但他们仍然拿着中国国籍,既没有日本的参政权,也没有投票权,连商务出国办个签证都很不方便。有时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改国籍,他们没有人说“爱国”之类的高调。

我北京公司的董事里,有一个“老华侨”,它实际上刚40出头,他的祖先很久很久以前去的日本。他奶奶是日本人,他妈妈也是日本人,从血统来讲,他早已不算是纯粹的中国人,但他家一直保留中国国籍。他出生在日本,在大阪大学念的中文系,成人后来中国工作,一直是我北京公司的骨干。

一个在日本接受了所有教育的人,他没有“爱国”之类的高调,但从他的言语和行动之中,我可以感到他就是一个中国人,他心系中国。他告诉我以前中日战争时,他家里受过怎样的苦难,我想那肯定是他父母告诉他的。他两年前在北京和一个云南姑娘结了婚,当然他的孩子还是中国国籍。

说实在的,中国护照很不方便。做生意,去旅游,周围的日本人说走就走,而持中国护照的我则费尽周折,办理签证。就凭这一点,我非常理解取得外国国籍的中国人。他们没有太多的想法,或许只是想生活得顺畅一点,不有给任何人添麻烦,只要对方国家也愿意接受的话,这不是坏事,是好事。    

你想过中国为什么能在80年代突然实现经济腾飞吗?当然领导人的开放决心和改革力度是重要原因,但是,邓小平再有决心,他也没有办法那么迅速地把一个死板的计划经济体制改变成一个市场经济体制。我们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改革之难,就可以领会到中国经济改革是一个奇迹。

中国的经济复苏不像日本那样在盟国美国的支持和保护下完成的,也不象德国那样不问政治,靠埋头制造实现的。中国的经济起飞是在政治独立的前提下,靠中华民族自己真真实实地干出来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如此,就是应为我们有大量的华侨和华人在帮助我们。他们不光带回资金,更带回技术和思想。

无论他们有没有中国国籍,他们都有乡土之情。在外国人不敢靠近的年代里,他们果敢地投资中国,为引进外资创造了条件。尽管他们很多人纯粹属于商业考虑,但能行动起来的不是出于精密的计算,更多的是出于他们对故土怀恋,对民族的信任,他们用仅次于生命的资金向中国的未来投票。

最近,民众都在不断批评某些名人改变了国籍,这不是一个好的风气。如果这些人做了不符合中国法律的事,比如隐瞒国籍,做了一个外籍人不应该做的事,触犯了中国的法律,那么首先应该起诉他们,而不必因国籍问题而感情发难。被批评者,只要没做法律上的亏心事,根本没有必要去应付那些无知无聊的非难。

我敢肯定,越是那些拿国籍做文章的人,有了机会就越会改变自己的国籍。因为他们没有把人的内心看重。而对那些以国籍看人的人来说,放弃不方便的国籍,取得方便的国籍,不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吗?

1989年,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在海外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若在三个月内进入美国的话,可以无条件给予绿卡。后来发现,趁此机会去美国拿绿卡的人,大都是在国内时政治追求进步的人,其中不乏党员,因为他们本来就对政治反应灵敏。和我一起出去留学的人中,很多人都是那时拿的美国绿卡,像我这样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根本就没想到这些。可后来,那些丢掉日本学业跑到美国拿绿卡的人,又被大陆的机会吸引,他们中有人就急忙返回中国大陆,做了打工皇帝,又搞得家喻户晓。

和我一起去日本留学的同学,也有很多人早早就换成日本国籍,他们不说,我也就不知道。有一次我和一个老同学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偶然相遇,在办理入关手续时,才发现他去了外国人通道。他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的,在校时是先进分子,还是党员。

后来他告诉我他过早决定拿日本国籍实际上吃亏了。因为他的经商活动的据点还是中国北京,常住北京的他,连自己名下的房屋都不好买,眼睁睁地错过很多投资机会。善于发掘机会的他,反而失去了投资机会,并为此扼腕叹息。

前几天,我妻子(日本人)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石平”的人。我说不认识,并问她为什么问到此人。妻子说在电视节目上看到石平在大肆批判中国,让人反感。妻子说他说话太不客观,故意污蔑中国,显然是在讨好日本人。

真是无事不凑巧,一个星期后,当我被邀到富士电视台作评论嘉宾时,果然遇见了石平。原来他很早就发言极右,在钓鱼岛问题上比土著日本人还要激进,因为他想向日本人证明他多么爱日本。而那次电视台邀请我做节目,也许是为了平衡一下他而已。

因为他已经是日本人,我决心不和他正面争论,作为日本人,他应该有他的爱国之心。但是当他被主持人问到“应如何看待中国的海洋政策”时,石平竟然说:“历史上中国从来就没有进入过海洋…”。我有些忍不住,就淡淡地进行了一点反驳:“我姓宋,宋朝时的中国是经济强国。那时中国的航海能力是历史常识…中国船队远渡非洲也有记录。”

我之所以不愿和石平辩论,那是因为我比他更知道日本人的心理。极右翼的日本人希望有石平这样的同党,想告诉人们:“你看,连中国人自己都这么说了。”而一般的日本人,从心里就看不起那些不顾事实,通过过激行为讨好右翼的做法。毕竟日本也是儒教之乡,人们讲究对故土的忠义。

因为是直播节目,走出富士电视台,我便打电话给我岳母,问她今天的效果如何,因为岳母一直是我的粉丝。“不错啊,只是那个叫石平的人我很反感,我们日本人不喜欢那样的。”我还没问呢,岳母就先安慰起我来了。我突然想到,节目终了后,我们和主持人在贵宾室一起谈笑时,石平似乎不太能融入这个圈子,而早早地一个人离开了。

这件事才使我意识到我为什么不改国籍。

 

生在中国不是我的选择,也不是我父母的选择,只能说是天意。我既不为我的国籍自豪,也不为我的国籍自卑,因为那不是我的能力和人格所及。但如何看待自己生在中国土地之上,生在中国人父母之间,却是我自己的事情。

无论我拿的是什么国籍,一个向上的人不会负面地看待这个事实。我持中国国籍,不是爱国,也不是作秀,只是想做一个更自然的我,为我自己。尽管生为中国人有自豪的时候,也有可怜的时候,但那就像我自身一样,长处和短处一起构成了我自己。

有人合法地改变了国籍,我们没有资格评论他们。那是他们的自由,他们也是为了生活。但无论国籍是什么,为人都应正直诚信,不亢不卑,不然你持什么国籍也不会受到真正的尊重。因为国籍代表不了人格。

推荐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