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太子党安倍首相

太子党安倍首相

自民党安倍晋三今天再次当选日本首相,请首先允许我在这里向他表示祝贺。

给人好感的世袭议员

六年前,当安倍还是自民党副干事长时,我在一个音乐会上,经朋友介绍和他认识。他很谦和,没有架子。站在他身边的安倍夫人出身于大企业主的家庭,为人温和细致。

我一次约安倍吃饭,他建议双方带来妻子,我同意了。地点是离国会很近的宾馆,当时媒体正盛传他要接替小泉成为下届总理大臣。

我都忘记了和他们谈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向他转达了一个中国企业家的愿望,希望不要把中日关系搞得太僵,以免得我们这些和政治无关,却非常期待中日友好的企业家们受苦。当时恰逢小泉硬是要以总理大臣身份前去参拜靖国神社,把中日关系逼入僵局。

他明确地和我说,“不用担心,我不会没有控制的。”后来,在媒体上一直发言强硬的他,在就任总理大臣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访问中国,修复了冰冻了的中日关系。这件事让不仅让我重新认识了安倍,更让我改变了对日本世袭议员的看法。

日本政坛的主要人物,几乎都是世袭议员,即他们的祖父辈、父辈是议员,他们继承了父辈的选区,成为政治家。

按理说选举就是每次由选民选出最合适的人选,不太可能每次都会选到这些“官二代”、“官三代”,但不可思议的是,在日本这个国度里,尽管没有贿选或舞弊,但几乎老议员的儿子都能当选,即使不能保证每次当选,也能保证当选次数最多。

我对这种近似封建制度的世袭很不感冒,对自民党里到处都是世袭议员的现象也经常撰稿批评,可是,当我接触到那些世袭议员和非世袭议员时,我却有一种直感,那就是世袭议员的感觉总经常比政治新星要好些。

政治新星的局限

我曾力图摆脱这种理论和直感的矛盾,但通过这三年的民主党政绩,我毅然放弃了对世袭议员的成见。

野田的爸爸是个自卫队员,公务员。野田内阁的主要成员很多也是朋友,他们几乎都是政治新星。昨天被选为民主党党首的海江田,原来是电视主持人,我们一起做过节目,后来成为朋友,他中文很好。政治新星的最大烦恼是,他们没有功夫考虑政治和政策,他们实际上每天都在愁一件事儿,那就是下次如何当选。

民主党本来应该是鸽派为主,和鹰派自民党形成对立,小泽和鸠山正式抓住了这个对立轴,才在战后首次把自民党打败,成为执政党。

可是野田当上总理之后,抛弃了立党战略,出台了和以前自民党一样的政策,在钓鱼岛问题的处理上,竟然和自民党最右派的石原慎太郎一起竞争购岛,试图攫取民众的欢心。

如果是安倍为首的自民党,他们就没有必要那么造作,会更现实地,更有连续性地对应钓鱼岛问题,控制风险,启动过去几十年里畅通无阻沟通渠道。

日本很多评论家喜欢把中国政坛模式化,动辄说中共里的太子党如何如何。每当我被问起此事时,我总是说,“如果说太子党,你们日本比中国多得多。”

我并不是在为中国领导人的出身辩解,也不是在批评日本的世袭。真正的答案也许是在太子党和政治新星的平衡当中。希望安倍首相能够把野田的失误平衡过来,在中日间建立新的友好平衡。

推荐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