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乘客不是一头猪

乘客不是一头猪

在国内乘飞机时总会有种莫名的恐慌。不是怕狭窄的座椅和糟糕的飞机餐,也不怕近乎冷漠的服务,而是怕已成家常便饭的延误。

昆明机场的大面积延误和管理缺失,引发了乘客对航空公司、机场的激烈冲突。作为多次愤而未发的人,我能理解乘客的愤怒,因为,与国外相比,中国的航空公司简直是在把乘客当猪来运。

被猪格化的乘客

在广州,我登机后曾被关了4小时才起飞。在北京,办好出国手续,等了5个小时之后,我曾被通知重新“回国”过夜。他们不赔偿,不道歉。

外国没有延误吗?当然有。但是很少,处理也非常严格和人性化,不敢给乘客留下愤怒。

在决定不得不延误后,外国航空公司会马上通过各种渠道,立即将延误信息通知给有关乘客,便于乘客采取补救措施。有人可以及时改乘其他班机,也有的人可以改乘高铁,还有的人可以改变日程。

看看我国的航空公司吧。你在柜台办理登机手续,才被告知你航班要延误3小时。你向柜台问了几遍为什么,人家才漫不经心、若无其事地扔给你个可有可无的理由,绝对是“和我无关”的姿态。

在国外,若有起飞时间延误,对那些已经来到柜台等候的乘客,航空公司会提供最专业的对应。他们会告知延误理由和新的起飞时间,并以最大的诚意向乘客道歉,提供各种暖心的服务,以减缓乘客的焦虑。该赔偿的当然不敢怠慢。

但你看看中国航空公司的那些态度。广播里说的是“我们抱歉的通知您……”,那机械的声调里哪有半点歉意。执机柜台里工作人员要不随口应付,要不就说不知道,更多的时候登机口找不到任何工作人员。

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人员,他大多会告诉你那是流量管制或天气问题,……总之他们要说的就一句话,也是“和我无关。”

中国的航空公司的延误之多,延误后的对应之冷漠和不负责任的程度,也许只有在最不发达的国家才看得到。他们虽有企业之名,其实是垄断集团,是猪圈,乘客只是他们的猪。

飞行的猪圈

中国的航空公司多是国企加垄断的产业构造,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中国航空产业的取向,决定了中国乘客被当猪运送的命运。企业领导人也多是由官员出任,或者几年后还会去当更高的官,乘客的满意与否决定不了他们的升迁,自然他们也就压根儿不用去为客户着想。

他们不认为是客户养了他们,而认为是政府养了他们,因为是政府的批准,政府的资金,政府的人才……但是,他们没想过,政府是人民供养的呀。呵呵,写到这,自己都觉有点冷了,的确,人家的宗旨也是“为人民服务”呀。

和国内官员也有不少交流,即使这些官员都很有才干,职位也很高,但言语流露的思想大致是是他们在养人民,就像养猪一样。他们不但要养猪,让猪长肥,还要管猪,教育猪。各个资源垄断集团更象规模不同、功能各异的猪圈,有的猪圈叫航空国企,有的猪圈叫石油国企,有的猪圈叫通讯国企,有的猪圈叫电力国企,甚至有的猪圈叫某某大学。人们的日常生活,无处不处在若干猪圈的合围之中,即使你驾车以时速180公里飞驶在没有黄灯的高速公路上也难以逃逸。

猪是要听话的,赶到哪里就去哪里,要吃肉时就可以随意宰割。猪圈有大有小,有南有北,大家分而治之,互相照应。价格和服务水平嘛,不能较劲儿,差不多算了。都是哥们,没有外资,没有民企,没有竞争。有民企敢进来,哥几个也要合伙弄死你!

有领导及其官员朋友要出行,那好说,什么时候起飞,这是自家的事,一个电话过去,就能优先走你。这算什么,连百里抽一的汽车摇号都能连中七元,优先起飞算个屁呀。

投诉?这个笑话就不要再讲了好吧,你见过那个猪告赢屠夫的,除非这里不是猪圈。哪怕你嚎破嗓子、发滥帖子,人家当家的乃至小喽罗也都会毫发无损,顶多也就是让那些猪们骂一阵子出出气了而已,装着听不见算了。中航南航北航东航西航,反正大家都是官一家,经常在一块吃饭,人事也互相流动,团结一致,同吃猪肉。

猪急了也骂人

前天从北京去上海,延误了2个多小时,当然没有任何道歉。昨天从上海回北京,准时登机,就在我落座后准备感恩到眩晕的时刻,被告知本航班延误,自然也不告诉原因。正在郁闷时,空姐过来要我填表加入企业会员,我没理她。

过了阵子,她又走过来,我刚要问她延误要持续多久,她却先开口了,“先生,给你的表格填好了吗?”

一股被当猪宰割的恼怒腾然升起,一句脏话脱口而出:“MBD晚点这么多都不告诉原因,催我填表却一个顶俩,什么玩意儿!”

空姐知趣地走开了,对此似乎早已习惯,而我却陷入惭愧和自责之中。骂人是我不对,但我确实忍不住啊,因为我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是一头猪。

推荐 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