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我托小野寺给安倍捎封信

我托小野寺给安倍捎封信

昨天上午(1月20日),是我第一次和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交谈,并当场写了封信,托他给安倍首相带去。小野寺说他当天上午会去和安倍首相见面,一定亲手将此信交给安倍。我草草写下的信件内容如下:

“安倍先生:谢谢您上次的款待。我曾在中国写了篇赞许您的文章,一天内就有十多万人阅读。请您一定要以‘互惠关系’为前提来整理好日中关系,这也是我们商业界人士衷心所期待的。请代向夫人问好。宋文洲”

小野寺没说要“射击”

昨天一早,我就应邀到日本富士电视台《新报道2001》节目做评论员,安倍内阁新任防务大臣小野寺正好做节目嘉宾。以前虽见过面,但未交流过。正好在节目开始前,我们便在接待室开始了交谈,节目里也公开讨论,节目后又做了小谈,并一起照相留念。离开时直播室时,小野寺还主动地向我说“我这就把你的信交给安倍先生”。

因为业务关系,我和日本很多知名企业人士、政治家都有交流,对人的直觉判断还是比较有自信的。我对小野寺的直觉是“挺绅士”。

在接待室里,我上来就问,“日本报纸报道说您说了要警告射击,是真的吗?”,他很诚恳地说“我确实没说”。在电视直播中,我向主持人提议,在节目中当着广大听众,再正式向小野寺防卫大臣提问一下,以便作为确认。这次,他更加重了语气说,“我连一个字都没提过”。

《新报道2001》是日本最有影响,也是最有历史的一个政治评论节目。每周日从早晨7点半一直直播到9点左右,听众的主体是成年人,尤其对社会动态比较关心的成年人,对日本民众的思考走向有很大影响。

今天的节目里,又有人提出日本要联合东南亚、澳大利亚以及印度,来合围中国之类的设想,他们称之为针对中国的“钻石”或“弓箭”。对此,我做了反驳:

“大国之间通过政治联合来互相平衡对方的实力,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但你们没有必要炒作,中国也是包围不了的。日本应该重视东南亚,但那里绝对不能代替中国。东南亚都早已和中国缔结了FTA,和中国经济早已一体化了,撇开中国和东南亚做生意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问我如何看待鸠山访问中国时,我回答:“尽管各位与我意见不同,但我不得不说,鸠山先生访华是正确的,作为个人,他认为钓鱼岛是纷争之地也无可厚非,很多日本人也这么想,只是不敢说而已。”

“我的家庭就是中日合资的,我觉得我应该公正。日本的同盟国美国也说那里是纷争之地,并说在所有权上立场中立。无论如何,在有纷争的地方首先射击的,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显然,我的意见对小野寺先生不入耳,按理说他大声反驳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一直在认真的听着,这反而让我觉得他是有内容的人,和那些肤浅的,喜欢炒作卖乖的政客不同。也可以说,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有修养而又头脑清晰的防卫大臣。

防卫大臣的抱负是“让东亚能够保持和平”

日本的很多政客为了通过选举,几乎没有功夫真正为国家战略和政策操心。加上近日日本乃至国内媒体对小野寺谈话的误传,在见到小野寺之前,我一直在想象他也是那种轻薄的人,看来我想错了。

小野寺应该是一个真心真意地为国家着想,干实事儿的政治家。当被问及日本防务省是不是也应该向外界宣传日本的主张时,他平静地说“宣传是外务省的事,我应该低调,少说多做。”

当被问到作为防卫大臣的抱负时,他说“我只希望在我就职防卫大臣之间,能够让东亚保持和平。”

这句话让我对他很有好感。作为日本的防卫大臣,如果他说保卫日本领土完整,阻止其他国家侵略日本等,那也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我非常理解。但他没有这么说,而把东亚地区的和平作为任职期间的抱负。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希望中国领土受到侵犯,当然也不希望中国去侵占别国领土。问题是,由于历史留给我们原因,中日在钓鱼岛上的解释完全不同。如果双方坚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甚至坚持把有利于己方的法律应用到那个小岛上,那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战争,将把中日两国、亚洲甚至是全世界推进动荡的深渊。

正是因此,周恩来和田中角荣等前辈们才做出了搁置争议的决定,将和平保持至今。如果田中角荣所属的自民党一直执政,他们绝对不会像野田佳彦那样处理钓鱼岛问题,更不会被石原慎太郎等腐朽政客逼到墙角,也就没有现在的危机。

在我就要离开直播现场时,我收到消息说,安倍首相已托公民党首领山口给习近平带信,转达政治解决纠纷的愿望。我想近日媒体也会报道这封信的内容吧。

或许我的信未必对安倍有什么触动,但我相信中日一定可以走向和解之路,我也愿意把精力投入到有利于两国人民福祉的事情上。

照片:宋文洲和小野寺五典的合影、宋文洲给安倍首相的手写信件

from 环球网评论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3-01/3564398.html

推荐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