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一个博友的来信

一个博友的来信

马上就到春节了,于是制造各种机会来躲避北京恐怖的“雾霾”,并打算在东京、夏威夷逗留一段时间。其实,对这种“有毒空气”对寿命的影响倒不太在意,毕竟现在也想不出80岁之后我还能对社会有何贡献,当然,以现在对美的鉴赏心态,估计到了八九十岁,将既无齐白石大师的心,也无杨振宁前辈的胆了。早死早托生或有另一番精彩,但现实的呼吸困难和止不住的咳嗽,还是颇痛苦的。

少了与“雾霾”的苦斗,静下心来和博友们交流交流,自有一番心得。看了一位博友留下的话,本来想写些东西作为回复的,但一时语塞。这位朋友写得比较完整,索性就直接把这位朋友的话贴上来吧。

如下:

「97年的时候想上西安外国语学院的,听了家人(靠自学法律成材的大哥,那个时候的他浑身上下闪着突围的光辉)的话上的西北政法学院,而我的状态是:好好学,就可以改变我哥说的那些现状,我像军人似的斗志昂扬。每天好像海绵似的学习,在一个周末,很偶然的参加了外院的留学生聚会,我的内心被眼前的看到的打懵了,来自法国、比利时、日本、韩国等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他们像看救世主似的看着我们,他们谦逊有礼,看到的日本人根本不是电视中演示那么令人憎恶,她们温柔礼貌,他们认真的举止礼貌着微笑,是啊,一个国家的百姓能面对任何情况还能这么微笑,说明他们强大了,也没有可以害怕的了。

过了没多久,我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一件事情已经过去20多天了,因为怕我难受所以一直没有告诉我,我急了让他快说吧,他说:你哥去陕北的神木去取证了,被对方打死在那里了,我说怎么可能?他在我的心目中那么光辉,因为法律在身那么的坚不可摧?我哭喊着。我或许因为急火攻心的原因吧,我哭昏在电话机旁。

在医院我喃喃的问说:当时我哥去取证法院只有3个人知道,在法律的康庄大道上我哥使命般的去了,又是三人当中的谁把准确的时间告诉对方。此时我明白了,法律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是为统治政权服务的,现在是为某个阶层服务的,老百姓是被鱼肉的,这是一党制的必然,腐败下去吧,民间力量汇聚到的时候,该觉醒也觉醒了,靠公权腐败的官员早已出国了,哈哈笑嗨啦!」

博友的话如上,我仅能对博友家的遭遇感到悲伤,却找不到有力的言语去宽慰。我们往往要面对一些无力的现实。

近期微博看的少了些,恰如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近日所警告的“看一小时的微博,需要看一周的那什么什么电视节目才能治愈”。其实,除了无数的烂尾热点新闻外,还可以看到微博上不断有“房姐房妹房祖宗”被查实,不断有官员因“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而落马,想想依旧高腾的房价和“张嘴看不见牙”的迷雾,痛并快乐着,这不也是另一种“幸灾乐祸”的治愈或看得见的进步吗?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