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可不可以不喝茅台?

可不可以不喝茅台?

在国外机场免税店见过茅台酒的人,都会因其价格比国内便宜如此之多而震惊,往往是一群国内游客过后,这些茅台酒便会所剩无几。除了价格便宜外,还有一个理由,相对于国内遍地假货,卖到海外的都是真货。

日本是清酒的天下,虽说茅台酒名声在外,但我没见过有几个日本人说喜欢喝茅台酒的。当然,和中国人一起喝茅台酒时,总要夸奖几句好酒的,但他们背后却说的是实话:“噢,我舌头麻了,根本尝不出茅台的味道!”

那么,有多少中国人真心认为茅台酒好喝呢?我不敢妄下断言,但有一点是大家知道的,茅台酒很少是在家里喝的,是用来宴请别人喝的,或者送礼用的。

我虽不明就理,但也不打算否认茅台是好酒,只是觉得一种喝的酒,不应该疯狂到2000元一瓶的地步。在北京的稍上档次的饭店,都有茅台在卖,按照厂商的说法,其中很多应该是假酒,但其价格却一点也不假。酒桌上若摆上几瓶正宗的茅台酒,的确能给主人脸上增添不少光彩,但谁又能保证现在正喝着的那瓶就是正宗的呢?

一些大场面时,还会30年、50年酒龄的陈年茅台,见识过几次,心里存疑。中国改革开放才30多年,很难相信在要靠“白猫黑猫”来引导人们生产的那个年代,酒厂会存下这么多酒,并且有长期储存的战略眼光。至少,目前很少有文件来证实这些茅台酒有30或50年的高龄。

我有时腹黑地想,茅台酒就像皇帝的新装,喝过的人不敢说不好喝,否则会被人认为不懂酒或喝了假酒。

 

 随政治权威和官场抬高的酒价

茅台酒起初被炒起来的原因,显然是政治。起初源于红军长征路过贵州茅台镇,饥寒交迫的红军干部,碰上久违了的白酒,那简直是要干枯的树苗得到了雨露滋润,让他们甘露心扉,甜蜜记忆,其实此前茅台镇并无名酒,甚至茅台酒的名字也是1950年代将几家酒作坊合并后才命名的。我想,那时和红军首领相遇的不是茅台酒,而是二锅头,现在天价的名酒或许就是二锅头了。当然,酒一旦成名,再追溯起来,各种世博会金奖等类的典故也就应运而生了。

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茅台酒被请进国宴,请进老元帅老将军的酒窖,这才是茅台酒不断升值的根本原因。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是御用最有名气,能喝御用酒,那就显得高贵。相反,请官员贵客吃饭,没有茅台酒几乎是对客人的不尊重。君不见一个仅仅有一字之合的“习酒”也有鸡犬升天的现实神话。

最近几年,随着官员身价的飞升和国有企业进一步独霸,茅台酒也超越作为白酒甚至一种商品的存在,更成为皇帝的新装。人人说皇帝的新装好看,于是大家也都异口同声说好看,对新装憧憬的人索性也自己的衣服脱掉,像模像样也披上一件虚拟的新装,以免跟不上形势。

话说如果茅台酒真的那么好喝,我相信年轻人也会很喜欢,可是,我们会逐渐发现,喜欢茅台酒的人群的年龄在不断提高。30岁,甚至是40岁的人群已经在悄悄离开茅台酒。年轻人更喜好啤酒或红酒,酒精度数在下降。

 

酒局伤害廉政和官企形象

国家新领导班子上台后,官场大行节俭,首先是北京市内的交通松快了很多,高档酒店的生意比往年也冷清了不少,甚至传出某著名白酒在1月份的销售同比下降70%。其实,这不算是大举动,但意义却很重大。其实,很久以前人们就已经开始厌倦饭局酒局,只是中国人跟风习惯了,只是没人敢说皇帝裸体罢了。

逢年过节或婚娶仪式等场合,喝些白酒烘托气氛,无可厚非,但商业宴请时推杯换盏,或者不喝酒办不成事,绝对是陋习,不值得提倡。朋友相聚人,没有利益关系的酒饭,是欢乐和健康的,甚至是文化的。可那些明明是在通过酒局,一方接待另一方,试图从中牟利的饭局太多了。请客的人明白,被请的人更明白,就那么点真是意图,就是不好意思明说出来,偏要通过伤害身体,浪费时间和食物,来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都4、50岁的人了,在过去也都是知天命的年纪了,却偏要像个不懂事的孩童似地在酒桌上说些让人肉麻的话,为的就是虚掩传递那些说不出来的话。

但我也相信有些官员和企业高管,确实有饮酒或美食的嗜好,恰有机会白吃白喝,自然不会放过。但是,这些人早已把身体吃垮喝垮。我的高管朋友里几乎没有身体健康的人,他们不是血压高,就是血脂高,不是肚子大,就是尿酸高。他们喝着茅台酒,吸着中华烟,吃着鱼翅鲍鱼,而且谁也不在意每天过量用这些烟酒饭菜是否有益健康。

说句难听话,那些酒精横流,烟雾缭绕,杯盘狼藉的酒局,肯定是快速走进棺材的聚会。在这样的密室里,当事者在靠吞噬社会的透明和公平来贪婪吞噬利益的同时,也在吞噬自己的良知和生命。

茅台酒销量下降,或许预示中国官场及企业间的关系正在开始转变。在美国,谈生意时连啤酒都不能喝。我们能不能先不喝茅台酒呢?当然,在公宴上,五粮液、拉斐等这些价格高昂的中外贵酒也都歇了吧。

推荐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