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丧钟为谁鸣?

丧钟为谁鸣?

无锡尚德宣告破产时就曾想写此文,而亏损了几十亿的某国企董事长昨日被问及如何扭亏时说曝出“这么高兴的场合你问这个?”的回答,让俺们这些慷慨纳税的小民难以自处。的确,海天盛筵当前,不该扫了这位国企大佬的兴,那咱还是聊聊民营企业吧。

在国内,见的企业家多了,总觉得其身上有股浓重的奴性挥之不去。那就是他们最重视的永远是政府,而不是消费者。这种坏风气,到底是因为国家垄断了经济,让企业家不得不仰其鼻息?还是因为企业家经营上不成熟,必须通过政府才能勉强生存,抑或这是巧取暴利的唯一途径?

被“关怀”容易被“惯坏”

我从一个留学生开始在日本创业上市,从未想过去获得日本政府的援助,他们不来找我的麻烦就谢天谢地了。我也从来没想过去日本的银行贷款,因为这也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北海道殖拓银行的一名经理为了自己的业绩,求我用公司的现金作抵押,可以借我们一些钱。被此人热心的感化,我按其要求申请了一些贷款。可是银行的审查部门跑来要我以个人名义对贷款进行担保。

一个企业,用大于贷款的现金作抵押申请贷款,这本身就是个笑话,谁看都明白这是个人情业务,可为什么还要我个人再做担保呢?“这是你们银行的规定吗?”当我提出疑问时,他们竟然盯着我说:“没有,只是因为您是外国人。”我只能苦笑着将他们送出门外,说:“我没有求你们,以后请别来了。”

当然,便宜不占白不占。当时北海道有位著名“IT领袖”,他创业比我要早,却被政府和银行惯坏的典型。不说政府如何用这个那个方法支持他,就说让我轰出门外的北海道殖拓银行,其董事几乎每月都去拜访这位“IT领袖”,问其有无资金需求。时间长了,这位领袖竟然不耐烦了,“你如其借钱给我,还不如送钱给我得了。”这本来是句气话,银行董事不但不生气,反而四处说这位“IT领袖”有魄力。

后来不久,那位“IT领袖”因涉及性犯罪被逮捕,出狱后无心经营,现在已不知去向,北海道殖拓银行也成为日本泡沫经济后第一家破产的大型银行。北海道政府现在还在为经济的凋敝而一愁莫展,去年我曾被邀请为北海道政府部门和当地经济界人士讲课,讨论如何振兴地区经济。

从创业到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我没有借过银行一分钱,没有受到日本政府的丝毫照顾,我也不关心他们政府有什么优惠政策。因为我知道,无论有什么油水,也快轮不到我的头上,还不如潜心开发技术,研究用户需求,充实自己的竞争实力。

我没有比尔盖茨那样的美誉,却是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外国人。公司规模虽不大,但一直占有日本销售管理软件市场的最大份额,被认为是改革销售业务流程的领头军。我退出一线经营已经8年多了,公司仍在健康地运营,证明它真的是在立足于市场,而市场是政府和银行最不明白的地方。

靠政府护航的“企业领袖”们

在和国内很多企业家交往中,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一定要搞好和政府的关系,一定要理解政府的战略意图,最好冲在政策的第一线,不能犹豫,更不能迟到。

仔细想想,也有其道理。中国从计划经济开始改革,所有的资源和机会被控制在政府手里。政府放开一点,机会就会释放出一点,如果企业家不趁机冲杀,机会就会被别人占领,资源就荡然无存,竞争条件就会雪上加霜。

事实也证明,目前的大多数企业领袖们,除了其自身的才华之外,他们成功的最大要素就是和政府的关系,进而在政策、土地、资金、人才等方面获得更多关照。我们没有权利嫉妒他们,因为我们也可以用同样方法接近政府,只是有人有条件,有人没有条件而已。

中国很多企业名义上是IT企业或商业连锁等,实际上它们真正的竞争力往往是不动产。比如一个走在政策前面的著名IT企业,通过像施正荣那样的“英雄”人物,到各地方政府那里去要地皮,“英雄”的到来,意味着众多的跟风企业杀来,地方政府可以象征性地从“英雄”身上收取费用,而把真正的收益压在那些跟风而来的蠢货们身上。

在政府手里尚掌握大量资源和机会,而且企业家比较弱势的时代里,从整合资源和提高效率的角度来看,紧跟政府也许是企业家的合理选择。

可是,在政府手里掌控的资源和机会越来越少,消费者的发言权原来越大,越来越需要靠企业自身的经营竞争力才得以维持的时代,政府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神通,依靠政府的企业的日子也会越来越不好过。

政商型企业的丧钟

尚德曾是无锡政府扶持的明星企业,被誉为成功的模型。施正荣本人曾因拥有23亿美元的身价登上中国首富的宝座,但其实,他只不过是政府用来玩弄市场的一枚棋子,充血的时候极度膨大,热情退去便萎缩不堪。

谁都知道,尚德的后台是无锡政府,他们闯入的是一个被炒了很久了的市场,容易发生恶性竞争。只有政府才能让那些国资背景的企业出钱出力,让一个才创业5年的企业在纽交所上市,融资4亿美元。施正荣也才会从被政府选中的幸运者一跃成为中国首富,被誉为光伏界的“比尔盖茨”。

但是,正版的比尔盖茨似乎不怎么会和政府打交道,也没有收过政府的补贴,微软充足的现金流甚至让他收到的风险投资无处可用。到后来,政府反而警告微软(而不是政府)过度垄断市场,盖茨也毫不畏惧地和政府进行了法律斗争。

靠自己的本事成为美国首富的盖茨,出差时却不坐头等舱,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和同事们议论着将来。而我们那些靠政府豢养的英雄们,却豪车列队而行,甚至开始学国家领导人那样雇用保镖了,当然,绝不可能是掏自己腰包。

无锡政府扶持起来的施正荣甘愿享受首富头衔和英雄称号,他飘飘然地认为有政府的支持,有国有银行的支持,他就可以无畏无惧,所向披靡。他敢巨资和市场豪赌,因为他知道最后自己不用为输盘付钱。“挣了是我和你的,输了是政府和国家的”,这才是政商们英雄气概的源泉。

市场经济在反复证明一个道理,市场有市场的规律和尊严,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府,要玩弄市场的人,必将被市场所遗弃。最终,市场还是宣判了尚德,宣判了无锡政府,宣判了背后的国有银行。市场已经敲响了政商型企业的丧钟,这是企业升级考试的钟声,更是消费者的福音。那就让这钟声来得再紧密些吧!

推荐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