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离慈善渐行渐远的中国式捐款

离慈善渐行渐远的中国式捐款

在中国,大灾之后必然会伴随大规模的捐款活动,捐款似乎成为我们每个人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页。血浓于水,和灾区人民同在,全国上下充溢的慈善热情让全球为之动容。然而,近来屡现的不那么和谐的捐款,似乎也在和慈善渐行渐远。

日本是地震大国,他们所感受到的地震频次几乎是我们的n多倍,单位地震烈度造成的破坏,也无可同日而语之处。我们来看看日本人灾后是如何捐款的。

安静的日本式捐款

地震一旦造成严重破坏或死伤,日本的慈善机构就会通过电视台和报纸公布红十字会账户,老百姓便开始踊跃捐款,用不了多久就聚集了天文数字的捐款。谁也不知道谁捐款了多少,甚至会在灾区的公共场所发现数千万的日元现金,上面只附有一个小纸条,写着“请用它帮助有困难的人”,却根本不知道这笔钱来自何处。

当然,也有公开捐款数目的人,最有代表的就是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此前9.2级地震时,孙正义个人捐了100亿日元,其次是UNIQLO创始人柳井正,好像捐了十几亿日元吧。不管怎样,他们不会随便把公司的钱和物捐出去,因为那是违背股东利益的事情,弄不好会被股东告到法庭。

当然,更不会有一个公共机关捐款。因为公共机构的经费本来都是纳税人的钱,你没有资格把纳税人的钱拿去捐款,用别人的钱去为自己买好名声,那是犯罪。如果日本自卫队以机构名义向灾区捐了钱,人们会吃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从媒体得知,此次芦山地震后,成都军区捐了1000万元,我想应该是军区领导及士兵们个人捐助的钱吧,毕竟乱用军费这样的大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几个或几十个有钱人捐款再多,也不过是几十亿,几百亿日元。可是聚集到日本红十字会的捐款高达数千亿,这些钱都是来自每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百姓捐出的。有人可能捐了数百万日元,有人也可能捐了数千日元,有的小学生拿出全部的零用钱,也就是区区几百元日元,谁也不会把爱心程度和金额大小挂钩。在国内每逢大灾,我们的民众也都在力所能及地奉献着爱心,其中不乏令人感动的故事。

其实,最使灾区人民受到鼓舞的不是捐款,而是有那么多人在关心他们。是同情让失去家园的人获得重建的勇气,是爱心让失去亲人的人点燃希望的火苗。慈善,不是金钱,而是行动,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而是实实在在的理解和同情。

热闹的中国式捐款

此次雅安7.0级地震,有了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助推,捐款捐物及灾区信息传递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均史无前例,企业名人的捐款以及后郭美美时代红十字会的尴尬,也成为媒体甚至大家闲聊时主要的话题。灾区人民需要帮助,捐款是帮助他们的方法之一。虽然此前媒体纷纷比较知名企业捐款额度的做法也无大不妥,但今天加多宝的1亿捐款以及王老吉3亿元投资的新闻,让慈善的味道急转直下,甚至有些“绑架”的悲催。

我始终认为捐款捐物是自愿性的慈善行动,甚至企业需要刻意使其离商业气息远一些,如今却演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商战利器,甚至变成民众评判知名人士的一个重要标准。人们在议论哪个企业阔气,哪个企业吝啬,群众的“慈善绑架”、“逼捐”至少在微博上比比皆是。

对此,我只能用“悲夫哉”一词来感慨。我们能把原本干净的大街变成垃圾场,能把宽阔的大道变成停车场,更能把一个纯洁的慈善活动变成斗富、逼捐、营销、群殴的闹剧场。当然,更有中央级媒体把捐款搞成了盛会,就像315晚会那样,那的确需要强大的胆识和创意。

中国式捐款,离慈善渐行渐远

中国有钱人很多,人数和资产规模远远超过日本。国内的知名企业家中很少有人以个人名义捐款,或许是中国的有钱人比日本人更低调,捐出几亿人民币也不会向告知媒体。但是,微博上此起彼伏的捐款声明又让我觉得这种情况可能不存在,不知道尚在韵事风波中余秋雨老师又要含泪捐出几座图书馆。

我绝无资格批评他人不捐款,因为慈善本身就不是义务,任何人没有资格,也不应该去评议谁应该捐款,谁应该捐多少。在一个文明社会里,在一个把捐款作为慈善活动的社会里,捐款多了不是英雄,捐款少了不是狗熊,不捐款也不必自卑。

但是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捐款不必声张,声明自己捐了多少的反倒是一种被别人看不起的猥琐行为,如果那样,你还不如不捐款。

哦,今天的加多宝VS王老吉,绝对会被记入史册的案例。凉茶双雄此前在法庭上的恶斗早已延伸到荧屏、商场、街头,而对灾区的捐助似乎成为两家企业必须要拿起的武器,至少数亿的围观者是这么认为的。这样的捐款,几乎都变成了企业的营销活动,是竞争对手间攀比的结果。你捐5千万,我就捐6千万。你捐1亿,我就投资3亿……企业一边计算广告效果,一边观察对手动向。网民一边数排行榜,一边呐喊逼捐。不知从何时起,中国的慈善成了赤裸裸的金额攀比,成了网民们的消遣,简直和围观大街上的斗殴消遣一个水平。

另外,从上市公司的合规操作角度来看,把一个企业的款项随便捐出来,这是实际上是有风险的,起码是在侵害广大股东利益。国家机关的捐款,更是对财政预算的滥用,是对纳税人的背叛,政府必须予以管控。

捐款者是付出爱心的,无论因由方式,客观上对灾区都有帮助,我们应当鼓励。然而围观起哄的,甚至敲键盘逼捐的人士,其形象就没那么光彩了。左一个谁应该捐多少,右一个谁还没有捐,自己却不肯捐出一个子,这纯粹是旧时贫农喜闻乐见的斗地主分田地的心理。而炒作企业捐款的媒体,更和在大街上挑逗别人群殴的无聊汉们没有区别。总之,无论是围观还是逼捐,都不健康。

最后,再说句讨人烦的狠话,中国式捐款,大抵就是少数人在拿别人的钱慷慨,是无聊民众拿有钱企业调情,是庸俗媒体拿慈善过家家。

from新浪财经

推荐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