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偶会日本访朝密使饭岛勋

偶会日本访朝密使饭岛勋

我以前和饭岛勋并无直接交往,但我们都经常在电视上露面,彼此并不陌生。周六(5月18日),我乘CA181从北京飞往羽田,前去参加富士电视台政论节目《新报道2001》的录制。小泉、安倍、石原等著名政客都过参加这个节目。

我拿了登机牌,正要进入国际航班通道时,发现有大批记者聚集在入口附近,用摄影机捕捉着什么。我还以为又是哪个天王巨星呢,就好奇地朝镜头瞄准的方向瞟了一眼。哦,这不是刚从朝鲜风尘仆仆回来的安倍特使饭岛勋先生吗!?

我也随手拍下这张饭岛先生面色紧张的照片。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和逼问,饭岛勋先生重复一句话:“我什么也不说!”

好不容易进入国际航班通道,因为需要登机牌和护照,饭岛勋这才摆脱记者们的层层围堵。看见他松了口气的样子,我就喊他“饭岛先生,认识我吗?”

饭岛勋马上回答:“宋先生,我说怎么眼熟呢,我经常在电视上看见你。”

“哎呀,真是辛苦你了,你的旅行还好吧。”我马上想引出话题。

“我什么也不说。”他很敏感,颇有一股“打死我也不说”的劲儿。

我们一边搭话,一边走到了滚梯,站在同一个台阶上不动,因为前前后后是日本外务省来的随从,被卡在那里,我们也没法动。

“我和安倍总理以前就有交情,他们夫妇还请过我们夫妇吃饭,请您转达我的问候好吗?”我知道饭岛回东京马上就要去见安倍,就提了提我和安倍的交往。

饭岛表情马上变软,连声说:“好的,好的,我会的”。

“我明天在《新报道2001》节目上做嘉宾,但您放心,不是您访朝话题”,我一边让他放心,一边继续说,“东亚就这么几个国家,为什么不能和平一点儿呢?”。

也许是因为我的话题,也许是因为我是中国人,饭岛此时说了一句显然不是很衔接的话:“这次没有打破六国会谈的框架。”

我也不知怎样回答这突然的发言,就问他朝鲜那边人缘如何,他神色又紧张起来,不愿回答。坐进了摆渡电车,我恰好坐在他前面。当我要求外务省随从为我们俩合影时,遭到了随从们的拒绝,看到他们紧张的样子,我也就不便没话找话了。

办理出境手续时,外务省随们瞬间地从外交通道出去了,饭岛却要和我一样,从民间出口慢慢办手续。看来饭岛的确是以民间身份入境、出境的啊。之后,我们又同乘了民航CA181,于东京时间下午一点左右到达羽田机场。

饭岛一行一出机舱,就被守候在停机坪的几辆车辆飞奔而去。我们一般乘客从搭桥上直接走向日本入国手续柜台。在入境处,又有大批日本记者在等候饭岛,但他们等了很久后才知道,饭岛一伙早就从特殊通道偷偷溜走了。

饭岛回到日本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媒体上。“没有打破六国会谈框架”,也成了他的“我什么都不讲话”之外的唯一的发言。我在想,这句话,恐怕是他当时最想向外传递的,也是他最想声明的一句话。他秘密访朝,但一下飞机就被朝鲜曝光,他的访问不光是在朝鲜的嘲弄之中,更是在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指责之中进行的,想来真是辛苦他老兄了。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