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不要神化企业家

不要神化企业家

当下国内成功人士频出,在各种论坛、沙龙、峰会上都出言不俗,这些企业家大多不讲管理,更不提科学管理,他们谈的都是各种情怀,听起来更接近于某种新派宗教,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是教会别人如何管理,而是在给别人洗脑,为自己涂粉,最多也只能被看成是提升自己在别人心目里权威性,以增强自己的领导力。

管理只有好坏之分

离开校门后,我经历了失业、创业、上市、退休的整个过程,而且我的主营业务又是科学的团队销售技术咨询,每天谈话的对象几乎都是企业家及企业的高管,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企业家和企业。

除个别例外,企业家大都是情商很高的人,他们都擅长体会别人的感情需求。和企业家聊天,感觉会很轻松,既能感受到其魅力,又容易被他们说服或折服。久而久之,根据所在行业和谈话风格,我渐渐发现他们可以被归结成几种类型,和他谈话时,我会一边注意倾听,一边在脑海里本能地寻找过去的案例,尝试将与他归纳到某一类群。

虽然业界一再强调中日企业家管理风格的不同,以我所见的中日众多企业家,可以毫不掩饰地说,只要是辛辛苦苦地正经管理的人,他们都有共同之处,所谓文化背景和国情则显得微不足道。这就如同科学没有国界一样,企业管理也没有国界。

提到企业家的经营之道,往往会被限定在其所在的产业领域。如有人属于电子产业,有人属于纺织业,有人是餐饮业,有人是金融业,不一而足。无论中国的还是日本的企业家,大都是从一线打拼出来的,他们接触的人或事也大都和所在产业领域相关。

这种成功的自信和密封的环境,往往给他们造成了一种特定的错觉,那就是自己的领域是特殊的,外行人摸不清,干部要选懂行的,讨论事情也尽可能和同业界的人谈。在总结成功和失败时,他们看的往往也很局限,甚至很具体,难以从更大范围内进行归纳,自然其看法就缺乏客观性,也就是科学性。

我说一个大家熟悉的小故事。一个盲人到亲戚家做客,天黑后,他的亲戚好心为他点了个灯笼,说:“天晚了,路黑,你打个灯笼回家吧!”盲人火冒三丈地说:“你明明知道我是瞎子,还给我打个灯笼照路,不是嘲笑我吗?”他的亲戚说:“你犯了局限思考的错误了。你在路上走,许多人也在路上走,你打着灯笼,别人可以看到你,就不会把你撞到了。”盲人一想,对呀!这个故事告诫我们,局限思考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整体思考是你把自己放到整个环境中去考虑。

谈到管理的门户之见,我常常和那些倡导所谓“美国式管理”“日本式管理”,甚至是“中国式管理”的人说,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管理方法,世界上只有两种管理,那就是“好的管理”和“不好的管理”。

科学的管理让领导艺术走开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搞清企业家在企业里的作用。企业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正如“企”这个字,人离而业止,所以,企业家最先碰到的问题是如何管人。而管人是一个最古老的学问,甚至连猴群都需要这个学问,能管好人是一个领导人的基本功,政治、军事、教育和经济等所有领域里的领导人都必备的基本功。

按理说,所有的领导人,只要他是通过公平竞争变成领导人,他们必然都会有很好的人格魅力,因为他领导的是人,必须要让人感到舒服、服贴。

可现实中很多政客、官僚和大企业高管都没有应有的人格魅力,这说明他们肯定不是通过公平竞争的手段坐到了那把椅子上的。

前文提到我所见过的企业家都很有魅力,情商也很高,那是因为他们都是通过无数次的竞争和磨砺才成为企业家的,拜业务之赐,让我接触都是有上进心的真正的企业家。试想,那些靠政治人脉和市场垄断就可以把企业做大的人,有必要和我商量如何实施科学的销售管理的吗?

那好了,我们就不去谈那些魅力匮乏却又能身居高位的人了,在我眼里,他们本来就不是真正的企业家。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首先必须是一个领导者。假设一群素不相识的人突遇灾难,人们必须组织起来才能应对的话,那么,企业家就应该第一个站出来组织人们顺利脱险。也就是说,企业家的领导能力,是一种原始的基本能力,这大概不是科学管理来研究的课题。

实际上,领导别人的能力不但包括后天锻炼,更多的是先天遗传,很多人天生就不适合领导别人,让他们去做领导,就等于领着牛去赛马,累死三军也未必有啥建树。

当下国内成功人士频出,在各种论坛、沙龙、峰会上都出言不俗,这些企业家大多不讲管理,更不提什么科学管理,他们谈的都是如何做人或先做人后做事之类的情怀,听起来更接近于某种新派宗教,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是教会别人如何管理,而是在给别人洗脑,为自己涂粉,最多也只能被看成是提升自己在别人心目里权威性,以增强自己的领导力。

说起领导力,中国人不缺。中国各代的开国皇帝都具有世界一级的领导力,即便是太平天国的洪秀全,也是领导力的天才,毛泽东更是在领导力方面登峰造极、无人能敌。亚洲人民最爱读的《三国演义》也几乎都是关于领导力的案例教材。今日,经济文化等差异巨大的13亿人口能在一个政党的领导下不出乱子,这本身就是领导力的奇迹见证。

我举这些例子,是想说明中国企业绝对不缺少领导力。目前的中国企业的困境,起因绝对不在于人们传统上那些渲染神化的领导力,而在于企业家面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就是科学管理能力。

如果领导力能解决一切问题,那中国就不会输掉鸦片战争,更不会输掉甲午战争,毛泽同也不会发起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了。过于强调领导力作用,是我们中国企业家必须反思的问题,是一个必须及时折回的思想死胡同。科学之所以伟大,是因为科学把主观的意识和客观的规律进行了明确的分离。

神话和宗教阻碍科学管理

当达尔文提出人类是由低级动物进化的论说时,人们拒绝想象他们的祖宗是和猴子、野猪一样的动物,这不光是因为进化论和他们的固定观念有冲突,更是因为进化论否定了诸如教会这样的权威。在深信神创造了万物,人类又是神创造出来的最高级动物的时代里,进化论就是天方夜谭,就是对人类的亵渎。

当伽利略观测到地球是围绕着太阳在运行时,也是因为同样原因受到迫害。人们每天亲眼看到太阳在升起落下,根本感觉不到地球在动。太阳在转动的说法,太直观了,太容易解释了。而教会等权威们也一直在用天动说来解释他们的教义,说地在动,就是等于在砸教会的饭碗,当然教会为了真理要置伽利略于死地。

你也许会说自然科学和管理科学不一样,而不愿承认你现在深信不疑的一些对管理看法是不科学的,或许也会说管理就是管人,不需要科学。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

科学不分领域,不然就不会叫“科学”了。如果管理学里有科学成分的话,那么它一定和进化论、地动说等一样,绝对不符合人们的既有观念。这或许会让你觉得不舒服,或许会让权威们觉得恼怒,甚至会让一些人的利益受到威胁。

你可以观察一下中国、日本和韩国人写的管理之类的书籍,你可以发现它们几乎都是在谈道德,在谈人生,在谈心术,谈领导力。作者在反复告诉读者一件事,那就是“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有爱心,道德高尚,意志坚强,万倍努力”。其实读完他们的说,你要么不信,觉得他们虚伪,要么就得自己渺小,不配做企业家。

实际上,企业家在人格上绝对不比一般的人更高尚伟大,他们也没有资格去说教别人该如何做人,更没有必要将这些上升华为哲学和价值观。即使大家听了,也绝对没有必要就去相信,究其本质,他们几乎都是在做广告,他们的心里没有比一般人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也没有比一般人更卑鄙的东西,我只是想说,拯救人们的灵魂,那不是他们的工作。

中国企业家知道很多经营之神,之所以认为他们是神,最重要的理由是他们的业绩伟大。如果松下电器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器店,京瓷只是一家中小企业,大家自然不会把松下幸之助、稲盛和夫当作教主去膜拜,他的《活法》也不会被奉若圣经。

人们之所以相信经营之神,那是因为人们已经相信他们是神,事先已经决定去相信他们,这种想相信、需要相信的心态本身就是反科学的。

我有个美国朋友是神父,本来和他的交往于宗教无关,但很多次免不了去他的教堂里参加些活动,自然而然地就听他的一些说教。我处于一种研究心理,也开始看圣经,也偶尔问他些问题。他不厌其烦地热心地解答,但我总是得不到满意,因为他说的那些解释不和逻辑。后来终于有一天他和我说,“宋,你之所以提出这么多问题,也不满意我的回答,那是因为你不信。你信了就能理解我的回答。”

这就是宗教的本质,也是神话的根源。他必须先让你无条件地信他,才能成立。而这种神话,正是剥夺人们独立思考的最佳方法。只有当你放弃怀疑,放弃独立思考的时候,神才会走进你的心灵。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神话企业家的理由,也是为什么反对企业家大讲特讲哲学和宗教的理由。因为中国企业家不缺乏盲信之心,但却一直缺乏科学思考习惯。

                                                                                                                        from 新浪财经专栏

推荐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