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灵修能否扶正企业家的心理失衡?

灵修能否扶正企业家的心理失衡?

企业家的人生,注定要经历风雨,他或者是大富大贵,风光无限,或者负债破产,甚至身陷囹圄。但无论一个企业家是成功还是失败,他注定孤独,注定和一般人不同,注定风浪起伏。为了找到解释,为了寻求心灵安定,企业家比一般人更需要信一个东西。

人们容易认为能赚钱的人就聪明,实际上他们中不少人只是在赚钱上高明,但缺乏对自然和人生的科学思维。昨天的新闻,说广州一个生意上很成功的企业家跑去被一个不三不四组织培训,活着进去,死着出来。这件事看起来稀奇,实际很有代表性,类似的事还很多,只是程度没有这么惨烈而已。

日本八佰伴的创始人和田一夫先生就一直信奉一种大家很少知道的所谓宗教,他一家人每天都和公司的高管一起举行宗教仪式,他自己都说他的经营灵感和企业理念都基于他的神灵。他的母亲就是世界著名的“阿信”的原型,八佰伴在日本和亚洲都曾是著名企业,甚至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集团。

大家知道,后来八佰伴破产了。和田先生的神灵也不灵了,在关键时刻既没有给他灵感,也没有出来援救。为了生活,和田先生给一些刚创业的小企业做顾问,向年轻人讲述他的失败经历,赚些生活费,日子过得很窘迫。破产后的和田先生和我吃过几次晚饭,都是我请他的。成功时的他灵光四射,神气十足,失败后时的他谦卑了很多,气场和往日已判若两人。

拯救日航的稲盛和夫也曾一度剃头出家,住进庙里。现在他的那些讲座和书籍里也弥漫着宗教色彩,不是儒教,不是佛教,也不是基督教,是一种他自己想出来的宗教,他叫那种宗教为“活法”,别人经常称它为“稲盛教”。据说在国内企业家及高管圈内,研修稲盛哲学已成风潮。此话也不假,和国内企业家或企业高管交流时,也可以感受到稻盛哲学的影响。

我认识很多特别信风水的企业家,既有国内的,也有日本的,他们做出的事颇有滑稽喜感,可他们自己却一本正经,对风水师毕恭毕敬。我也常不识时务地提醒他们那是迷信,不信可以去问问不同的风水师,肯定说法不同。但他们大都反而批评我没有灵性没有敬畏,有人甚至说那才是我没有他更能赚钱的原因。

大家知道,命途多舛的人更容易接受宗教,因为他们实在接受不了接二连三的灾难,他们苦苦思考为何命运对自己如此不公。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他那是神灵的安排,是为今后或来生积德造福的话,他会欣然接受命运,获得活下去的勇气。

但是,很多人不理解成功的人也有对宗教的需求。在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先进国家里,很多著名人士都信一些离奇古怪的宗教。实际上他们和那些苦难重重的人一样,也需要一种解释自己命运的东西,即使他们的功名也是他们自己不可解释的。他们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如此有名,为什么突然如此有钱,为什么同样的自己会一下子如此生活迥然不同。

就像古代人们解释不了为什么太阳东方升起西方沉没时,就把太阳奉为神灵一样,信一个东西的原因,是人们渴望解释一个东西,让自己释然,让自己不再烦恼。马云就说的他之所以信气功大师,是因为他对那些他不能解释的东西好奇。这是他的真话,不能解释,也就只有信奉了。

出生、入学、应试、就职、交友、结婚、生育和死去……人生的很多事件都是随机的,不是必然的。如果我们的人生比较平淡,和旁边的人没有特殊差异时,我们不会感觉到人生是随机的,以为是意料之中的,是必然的。可是,如果我们与一般人相比,显得非常不幸和非常幸运时,我们就会试着寻找理由。

企业家的人生,注定要经历风雨,他或者是大富大贵,风光无限,或者负债破产,甚至身陷囹圄。但无论一个企业家是成功还是失败,他注定孤独,注定和一般人不同,注定风浪起伏。为了找到解释,为了寻求心灵安定,企业家比一般人更需要信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有时是宗教,有时是自制的“活法”,也有时是一种所谓的“培训”。

除了试图解释自己的需求之外,管理疲劳也是企业家寻求“灵修”的重要心理根源。日本性产业很发达,有一种服务叫SM俱乐部。有人花钱去享受“调教”异性的,也有人花钱去享受被异性“调教”。有调查表明,越是那些在企业里高高在上的高管和企业家,越喜欢去享受被异性“调教”的体验。

实际上一个人既有管理别人的欲望,也有被别人管理的需求。老板和高管们天天伤透脑筋去想法管人,却没有人管他们。他们管得太累了,心理上开始失衡。他们渴望自己有时不动脑筋,听别人发号施令,享受一下被动服从的感受。这种心理需求,也是企业家们愿意花钱去接受地狱式培训的理由之一。

但是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不会在员工面前表露出这种需求,这就为那些有提供“灵修”的企业家们提供了市场。实际上,一个是愿意花钱被“灵修”,一个愿意收钱提供“灵修”,这比日本的SM俱乐部高级多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管人家怎么样了。只是出了人命才炒成这个样子,其实这和出了人命的交通事故又有何区别呢?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