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专心吃饭,莫言国事?

专心吃饭,莫言国事?

最近,国内关于王瑛退出正和岛的“退岛声明”以及“柳传志呼吁企业家不要谈政治”的话题引起广泛争论,其中不乏误解、曲解。正和岛我比较熟悉,去年天津达沃斯论坛正和岛夜话上,我和蒋锡培关于“企业离政府越近越傻”的争论传出,一个央企老总朋友甚至打电话告诉我他在内参上看到我的观点。

粗略浏览一下此次论证的各方言论,我感觉柳传志应该是在劝说企业家在某场合不要议论时政,而不是真地认为企业家不要去触碰政治。当然,无论是中国企业家协会还是正和岛,每个社团都有其主旨,正如餐厅是提供饭食,非常时期,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掌柜的在墙柱上贴着“莫谈国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到企业家和政治的关系,我觉得企业家都是政治高手,越是成功的企业家,其政治手腕越高。

毛泽东曾说过,政治就是把自己这边的人弄得多多的,把对方的人弄得少少的。当然,今日所谓的“多少”并不是指人的数量,而是其手中掌握的资源。企业家能把企业做大,必须在内部和外部同时做到这一点。把尽量多的职员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把反对自己的势力挤压下去。把支持自己的客户和商业伙伴弄得多多的,把支持经争对手的商业伙伴和客户弄得少少的。

我们每个人生活里都充斥着政治。在一个组织或社团里要生存和发展,不诉诸于政治技巧的人是不可想象的。你要团结你有些不喜欢的人,去共同对付那些和你核心利益有冲突的人,他们是你的竞争对手,或是你最嫉妒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你可以压制心里的不愉快,暂时“忘掉”过去的恩怨,集中力量去对付当前最主要的“敌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就是现实中的一种政治大智慧。

人类学者在研究猴群的社会性时,发现猴群中的政治生活也非常充实。通过力量和智慧,猴王维持对群体的威望。总有些新的势力在慢慢试图取代年迈的猴王,他们通过抵抗猴王来树立自己的威信,通过团结一部分猴子来建立自己的亲信。最后,在时机成熟时,他们会择机和老猴王正面决斗,胜了就是新的猴王,败了将被驱逐出去。想想吧,这和我们人类政治有何不同?政治的DNA从丛林时代就已根植我们体内,哪里有不涉政治的“在商言商”呢?充其量是不触及某些集团利益的“在商言商”而已,这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大智慧”。

政治不是思想意识,也不是理论争论,是无处不有的实实在在的博弈,是分配权利和资源的方式。一个大名鼎鼎的企业家,如果说不问政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不能在竞争中取胜,也不可能从市场中获得利益。一呼百应的企业家,必是政治博弈的高手。

柳传志是在劝说企业家不要去谈论时政。对此,我倒是持赞同意见。

企业家是干什么的?一句话,就是做生意的,赚钱的。他们有点的人做制造业,有的人做服务业,有的人的产品看得见摸得着,有的人根本就没有具形产品。但他们的共同之处是一定在满足客户的需求,不然他们就无法生存。

那么客户是谁呢?一句话,就是愿意为企业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付钱的人,他们是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有各种各样的政治立场。他们在购买产品和服务时,没有人意识到企业家的政治信念,只要他不犯法,不道德败坏,不惹人讨厌就可以了。也几乎没有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或服务时意识到附加在商品或服务上的政治内涵。

如果一个企业家大讲特讲政治,他的职员、客户和商业伙伴就会听到。这些人具有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各种各样的政治信仰,肯定会有很多人产生抵触或反感。企业家把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说得越明了,越激烈,这种抵触和反感就会越明显。到头来该企业就会失去这部分人的支持,这实际上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经营上的失败。这也是为什么网传某日企企业支持日本军国主义或某企业支持分裂势力而遭抵制的原因,更甚至会有“你买了100元的日货就等于为日本军国主义提供几颗子弹”等强加政治立场的攻击性言辞。

如果企业家去批评当局,那么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没见过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在思想上故意和其政府当局作对的。成功的企业家没有脱离自己的生意去谈政治的,也没有故意去碰政府当局的,他们不惹事儿,专心做自己的生意,专心为客户服务。

成功的企业家有时也可以谈政治,但是都是为了生意。他们会团结起来去影响政府和媒体,目的是改善自己的生意环境,而不是为了自己的思想信念。谷歌高调离开中国,高唱言论自由,那实际上实在说给美国人和美国政府听的。谷歌如果真的讨厌政府介入的话,他就不应一方面拒绝中国政府的检查,另一方面配合美国政府进入他的服务器调查客户信息。当然,近日国内企业家批评谷歌该“反省”,甚至个人色彩的忏悔,也非纯粹的感慨之言。

我支持企业家不讲政治的另一个原因是,企业家不要离政府太近,不要靠政治发财,起码不要一直这样。我没有见过和政府为敌的成功企业家,但也没见过一直靠政府发财的企业家。离政府越近,靠权力越多,企业家就会离市场越远,就会变得越傻,慢慢地失去在市场里的生存能力。大家知道,政治是多变的,一旦失去了政治背景,他们的企业将是不堪一击。

说来说去,伟大的企业家最讲政治,这包括他们佯装不讲政治。他们不但善于保持和市场之间的距离,也善于保持和政府之间的距离。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支持者弄得多多的,包括政府资源在内。

当然,以上的话仍是“在商言商”,至于在政治上或社会角色上有追求的企业家则应当别论,因为彼时“企业家”只是其次要角色而已,如生意上极其成功的吕不韦,其商人的称号也远不及其政治家的身份更有影响力。而政治上失意的商人,如沈万三、胡雪岩,即便官至正二品,也不过是“红顶商人”而已,被政治家们收拾起来也只是分分钟的事儿。

推荐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