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普世价值是个伪命题

普世价值是个伪命题

“普世价值”虽不是时髦概念,但在网上尤其是微博若不常叨念几句和普世价值相关的概念或话语,似乎要被博友们逼视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作为一个还算独立思考的人,微博上的谨言慎转,并不是对各种风声鹤唳的怯惧,毕竟每个人对所谓的“普世价值”有自己的理解。

下面,我想通过自己的阅历来谈谈我对“普世价值”的认识。你手中鲜艳的花束,在牛的眼里或许不如青草,我的粗浅认识或许谎谬,但的确是亲身体感的原生态。

  从中日关系说起

目前中日关系面临巨大困难,日本国内敌视中国的人也越来越多。敌视中国的人在谈起中国问题时,一般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心话,而是用堂而皇之的言辞诋毁中国。我想这和国内部分热血爱国青年谈到日本问题时也一样,和事实总有不小的偏差。日本极右翼力量指责中国最多最频繁的便是“中国侵略西藏和新疆,中国独裁无人权,中国经济是泡沫,中国即将崩溃”等几个逻辑混乱的陈词滥调。

说实在的,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必讳言有很多问题,被外界的各种批评也是难免的。但是,竭力否定侵略战争,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分子,却异常热情地接待中国的分裂主义分子,为他们鼓劲打气,同时祭出人权民主等普世概念,其种种做法让我感到极度恶心。

日本的右翼在对全世界都有共识的侵略战争和南京大屠杀否定粉饰,他们本来就是一伙最不配谈论普世价值的人,换了一个场合就大言不谗地借用普世价值的概念,批评中国“侵略”了西藏和新疆,批评中国没有人权。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右翼们最大的心愿不是希望中国走上所谓的正途,相反,他们希望中国衰退、内乱和分裂,他们希望中国回归清末那种任其欺凌的状态,可谓其心可诛。

  冷战结束意味普世价值体系的裂解

“反对欧美殖民,解放亚洲民族”和“大东亚共荣圈”,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时所宣扬的普世价值。即便现在,那些仇视中国的日本右翼分子,仍然还在沿用这套“普世价值观”。希特勒认为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应该从世界范围内消灭犹太人,消灭共产主义,这也是一种普世价值观,起码是当时的德国人普遍信仰的普世价值。

二战的胜利,实际上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胜利,压制了邪恶的法西斯主义。此后,人们在两种普世价值观之间站队,在这两种普世价值的驱动下,又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国更悲惨,还发动了不堪回首的文化大革命,这让中国失去宝贵的发展机会。整个二十世纪是一个在普世价值观冲突重组的时代,世界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苏联的解体,意味着两大普世价值体系的崩溃,世界又将进入普世价值多元化的时代。各种文化背景下的普世价值观又如雨后春笋,在世界各地取得各自民众的支持。这是国际社会多极化的基础,也是中国崛起和发展的机会。

  普世价值是伪命题

孔子说儿子不应该举报偷了东西的父亲,还说臣民必须绝对服从皇帝,这是儒教社会的普世价值。但是基督教社会绝对不同意这个普世价值,只有上帝才是绝对的。基督说有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应该再伸出你右脸,而伊斯兰社会确认为不报复犯罪本身就是犯罪。

中国已不可能再捧回孔子的普世价值,更不重拾文革时流行过的普世价值。微博上看到很多人在向往美国的普世价值,可惜我们这里不是美国,起码现在还远远不是。

普世价值的概念其实不是用来改变社会的,而更多则是被用来作为借口。美国借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铲除独裁,攻打伊拉克,导致12万人无辜平民死亡,结果却没发现任何证据。美国不但没有反省,反而改口它在推进伊拉克的民主。那些被牺牲掉的12万民众呢,堂而皇之地说是伊拉克民主化进程的代价,这简直是在说“为了健康你可以去死”。即便这么大的牺牲,国内为此叫好的仍大有人在。

脱离本国发展现状的“普世价值”毫无意义,中国不应该参与这种普世价值概念的争论,我们更不应该被普世价值的概念所利用。不能偷抢,这是常识,不算普世价值。民主法制更不是美国的专利,在我国只是时间和进程的问题。如果你知道了印度的贪污情况,你就不会把普世价值奉若神灵了。

在我们叹息中国目前的状况时,我们不能忘记中国在20世纪初期的际遇,那正是在普世价值的幌子下,中国人和外国人合力分割削弱中国的历史,它使我国失去了数十年的发展机会。而目前我国的各种问题的根源,既源于欠帐太多,也源于走了太久的弯路,必须找回那失去的几十年的差距。我们绝对不能用主观肤浅的所谓普世价值的概念,再来折腾中国社会。

先有语言,后有语法。先有社会发展,后有普世价值。各种语言,都有各自的语法,各个时代的各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的普世价值。这也是说,普世价值都是主观的,普世价值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