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APEC上别上了安倍的当

APEC上别上了安倍的当

最近中日关系有所松动,这令人欣慰,但是我还是不赞同习主席此时正式会见安倍。

朋友可以选择,邻居却不能。和朋友可以姑且,和邻居却要从长计议。中日关系已经完全走到了另一条轨迹,不管其起因如何,未来的外交必须正视这个现实。

作为东道主,在公开场合对来参加APEC的安倍一视同仁,热情接待,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胸怀和大气,必须做好。但是,趁机强迫习近平主席接见,却是安倍的诡计,对中国几乎是只有害处,没有利益。

 

中日关系冷却的真正原因

有人说是钓鱼岛,有人说是靖国神社,也有人说是日本的右倾化。但是,这些问题很早以前就有,都是表层现象,而不是根本。最根本的问题是中日综合国力的逆转,这个逆转给日本造成的不安和不适,是中国人难以想象的。

这几年日本书店和网上最走红的书籍、文章以及新闻,不是刻意贬低中国的诋毁性“创作”,就是精心筛选的负面性“事实”,正面报道几乎没有人问津,日本媒体不愿去做那些读者不愿意看的报道。我原来也以为这是因为钓鱼岛争端和靖国神社问题造成的,可是越是仔细分析,就越觉得不对劲儿。 

我是从1985年就来到日本的,凭良心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媒体一直对中国很友好,根本原因是因为日本老百姓对中国有好感。当时的舆论调查结果是,对中国持好感的人数几乎和对美国持有好感的人数持平。

作为一个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企业家,我第一次感到吃惊的是前总理麻生太郎在电视上的一次讲话。他是2008年就任首相的,在那之前,他曾在电视镜头前面介绍一本叫《中国是个麻烦》的书,声称那是他当时最爱读的一本书。一个主流政客在电视里公开宣传这样的观点,这是在此前不可想象的。

后来麻生当上了首相,他在作为首相第一次在国会演讲时,自豪地重复了日本历任首相一定要说的那句话“日本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可是麻生却成了能够这样说的最后一位日本首相。此后,中国GDP超过了日本,并已远远地把日本抛到了后面。

四年前,我被邀参加一个日本朋友的家宴,见到了他90多岁的父亲。当我问老人最近对什么消息感兴趣时,他叹了一口气,说出一句让我震惊的话“日本输给中国了”。我一时没能理解这句话,因为那时中日关系还没有钓鱼岛的困扰,安倍也在坐冷板凳,中国没有和日本“战斗”,怎么会有“输给中国”的说法呢?反复地询问,才知道他说的是经济规模的事儿。

日本的智库也分析出中日关系开始巨变的时间是2007年,契机是“毒饺子”事件。当时一家中国企业出口到日本的冷冻饺子被发现有毒,后来证实那是一起刑事事件,中国职工对企业不满,故意掺毒。就这么一个独立性的刑事事件,被日本所有的媒体和政客爆炒,弄得连我的孩子都被同学问起是不是经常在家里吃“毒饺子”。

这正是中日GDP逆转3年前的事,仔细想来,这时书店也开始出现《中国是个麻烦》一类的书,这也是右翼政客们开始公开攻击中国的时期。各种迹象表明,从这个时期,中国已经开始争夺日本的经济发言权,挤压日本的出口空间,尽管对中国来说这是正常的发展,但日本却深深地感到“受伤”。

 

安倍利用了日本的不安

说句公道话,一些日本人,尤其是那些保守的日本人有这样的感觉,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安倍却是巧妙地利用了这种心理,而且走得太远,以至于不仅伤害了中国,也伤害了日本,这使得中国不能,也不应该姑且安倍。

公开否定日本的侵略和参拜靖国神社,会带来中韩的何种反应,安倍比谁都清楚。但是他做了,他就是要做给中国和世界看看的。因为他有“群众基础”,老百姓在恐惧日本衰退,领导人的强势是对他们的一种最便宜的强心针,安倍的支持率也因此飙升。

在钓鱼岛问题上安倍不妥协,这也许不是他个人的过错,毕竟领土关乎国家利益。但是,他到世界各国,每逢发言都必提中国威胁,大力宣传“围堵中国”,这就是跳到中国脚背上的癞蛤蟆,不咬人但恶心人了。

在国际政治上,没有哪个国家会希望其他国家,尤其是邻国比自己突然强大很多。美国牵制中国,围堵中国的努力和能力是日本望尘莫及的。但是美国很聪明,他不会故意说出来,更不会去刺激两国百姓的神经,在有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他会选择和中国合作,还会说出一大堆让中国人高兴的话。

可安倍呢,他几乎就是一个幼儿园的幼童,每逢外交场合,都要嘟哝几句中国,甚至直接指名责难中国,这实在是一种国际性非礼行为。更为可恶的是,他一边明目张胆地攻击中国,一边到处宣传他想见习近平,整天把“我是开着门的,不见的话就是习的错”挂在嘴边。

我相信安倍不可能真心承诺“再也不去参拜靖国神社”,更不可能承认“中日间存在钓鱼岛领土问题”,在没有以上的承诺和承认的前提下,正式会见了安倍,对中国没有一点好处,对安倍却是空手套白狼、捞足面子和政治资本的好生意。 

不管会谈的内容如何,他都可以向国内和国际宣传“我是最敢和中国翻脸的政治家,即便如此,仍能得到中国的承认和尊重”。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去继续执行他原来的路线,炒作国内人气,因为他没有做任何承诺和让步。以后中国再表示不高兴,他也不用在意了。他要的不是会谈的结果,他要的是会谈本身,要以此证明“我敢做,习还不得不见我”。

 

“安倍先生,欢迎您来到北京……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中日关系的大局是中日两国乃至世界历史发展的结果,两国领导人的个人关系可以起到一定润滑作用,却改变不了大势所趋。中国回到历史上曾经拥有的地位,不是个人愿望,而是历史的潮流。一些日本人的不适应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却没有义务去照顾他们,更不必要去迎合他们。

我们和日本是永远的邻居,必须从长计议。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在乎几年或十几年的曲折。姑息了安倍,就等于向那些故意给中国制造麻烦的人送去了奖品,以后还会有政客跳出来效仿他的模型。这样就拖延了日本适应中国的时间,对中国是不利,对日本也是不利的。 

因此我建议习近平主席不要正式会见安倍,而是在众多首脑一起的时候做个样子:习近平主席主动走过去,和安倍热情握手,对他说“安倍先生,欢迎您来到北京,您以后不要再说我不见您了”。

推荐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