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文洲 > 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在欧洲一个古老的教堂里,有一个神父养了一只猫,每当他默默祈祷时,那只猫就会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等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那只猫去世了,神父十分悲伤,作为悼念和慰藉,他为那只猫雕了一个石像,放在它原来坐着的地方,从此石猫陪伴神父祈祷。

再后来,神父也去世了,又新来了一个神父,石头雕的猫还摆在原来的地方,没有人动。有一天,新来的神父差被那只是石猫绊倒,于是他将石猫捡起来,顺手放到神坛的一角。新来的神父本来想祈祷完了就拿走的,但他忘了。于是,石猫就一直坐在神坛上。

后来,教堂的神父也不知道换了几代,早已经没有人知道那只石猫的来历。于是那只石猫也成了教堂的神像,神父们和信者们虔诚地向这只神猫祈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石猫变成了神猫。

这只猫之所以成为神猫,不是因为它有成神的梦想,更不是他有成神的本领。那只猫之所以成神,只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这只猫生活在教堂里,这里是崇拜和祈祷的地方,这里有被神化的环境。第二,有人将其放到了神坛上,这是被神化的偶然。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新神父一时的大意,那只石猫不会自己走到神坛上,更不会一直留在神坛上的。对一只石猫来说,它没有意识,我们只是通过这个故事理解被神化的过程与被神话的对象的主观是多么得无关。

但是,人却是主观的。如果一个美女脸上有一个自己没察觉到的污点,一个男人好奇地看了一会儿,她肯定会觉得男人看她的眼神是冲着她的美貌而来的。一个企业家,尤其是通过创业过程和发展过程而受到员工尊重的时候,他就会慢慢觉得自己有一种“神气”。而员工们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表现出对领导的崇拜而获取好处时,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这种一本万利的商业行为。这样慢慢地在企业里就形成了说“神化循环”,这种循环最终造就一种一言堂的局面,让没有头脑的人更没有头脑,让有头脑的人无法生存,进而愤而离去。90年代风靡一时,成为电视小说描写对象的那些企业家,即使在外面社会上早已不是神了,但在自己的企业里也仍然是神,这也是很多企业转型艰苦缓慢的原因之一。

日本这个国家在泡沫崩溃后一直死气沉沉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旧神们不肯离开神坛。过去二三十年,日本的大企业一直被老人们统治着,他们习惯和喜欢自己的那一套成功和被神化了的经验,他们对年轻人不放心逼迫他们学习自己,而这种学习过程,其实就是对自己的进一步神话过程。试想,指导年轻人学习的人,会指导他们否定自己吗?再说,创新是指导出来的吗?那些被神化了的第一代创始人又是谁指导出来的呢。 

仔细观察我提到的那些走下神坛的中外企业家吧,他们几乎都是坚持自己不适应时代要求的经营内容和模式的企业家。他们走上神坛是因为顺乎了时代,走下神坛的也是因为落后于时代。我们从这个事实里可以发现,企业家本来就是商人,他们没有做神圣的必要,更没有做神圣的好处,当他们对着员工和股东甚至消费者说出那些意在神化自己的令人肉麻的华丽之词时,我们不要忘了说话本人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那些产能过剩的企业,那些负债累累有不愿退市的企业,那些每况愈下却又期待卷土重来的企业,其最大问题恐怕就是里面有被神化了的领导人,让他们走下神坛,就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领导人换了,神就不在了,企业也就变了。我不知道欧洲那个教堂的神坛上还有没有那只石头的神猫,但是,我敢肯定那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推荐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