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9月10日 11:56

CEO的尊严只能用一个东西来维持

几个月前,福冈市邀我去给当地的创业青年讲演。这种讲演我早已谢绝了,但考虑福冈市养育了我妻子的城市,我就欣然接受了。

尽管不是很主动,但我还是早早来到会场附近,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人影稀少的公园,回想起从一个人开始创业的过去,不禁眼眶发热。

创业初始,我也经常一人来到公园发愁。现在看来很小的事情,对一个刚出校门就创业的青年,尤其是在一个人脉不通,文化不同的异国,所有的都是未知,我天天都在不安之中。

我没有感觉过CEO伟大,因为在很长时间里我只有一个职员,我不比他伟大,因为他是我自己。后来我终于雇了第一个职员,他本来不想来我这里,只是他没地方去,为了糊口不得已才......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3日 09:35

土气不是中国人的本色

中国人对自身形象的重视度仍然不够。无论是在曼哈顿还是在银座,你很容易从遇到的黄种人里,一眼找出我们的同胞,尤其是中年人,最容易认出。寸头大肚子,斜挎着小包,腿上是短裤,脚下却是皮鞋,这是男同胞。不化妆,头发蓬乱,却穿着高跟鞋,提着名包,这是女同胞。

心理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人类大脑接受的信息中,有60%以上是来自视觉的。求职面试、拜会客户、国际会议,在这些决定人生的关键时刻,你的穿着和打扮,你的礼仪和举止,在你开口之前,早已决定了人们对你的评价的大部分,无论你多么能说会道,无论你多么壮志云天,更无论你多么才华横溢。

当你在街上停车时,一个穿着短裤短袖的人走过来,说这里不许停车,这和......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6日 12:54

好企业必须要远离政府

“丰田汽车为什么能成为世界一流企业?”我第一次和丰田汽车总裁张富士夫一起吃饭时,就迫不及待地问他。“那是因为政府不保护我们,我们不得不到美国建厂。”

他的回答没有让我信服。因为发达国家的企业大都得不到政府保护,但它们也并未因此都成为世界一流企业。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他在告诉我一个道理。

好企业家都来自朝鲜半岛的怪象

说起日本有代表性的企业家,我首推软银(SOFTBANK)的孙正义。他出身一个韩国籍家庭,从小就受种族歧视。高中时他只身一人到美国留学,从零创立起软银商业帝国。他独具慧眼,对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投资,都是在最初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0日 09:10

强国不会失去领土

在日本,没有人认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就像我们没有人认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一样。日本媒体是日本人为日本人办的,在领土问题上,当然不会宣传对中国有利的信息。这和我们的媒体也不会宣传对我方不利的信息一样。

领土问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争端被聚焦,各国国内就很少有人持不同意见。这无论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还是在不够民主的国家,都是一样的。因为希望自己国家占便宜是人之常情,更何况稍有不同意见,就有被同胞骂“卖国贼”的危险。

所以,很多想空手套白狼的政客就愿意炒作领土问题,东京都石原知事就是这样的人的代表。炒作领土问题,不会受到任何人批评,却可以任意谩骂别人。石原知事利用职权,......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5日 11:23

敲响东京证券交易所的那口钟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一大早就睁开眼睛,再也睡不着了。这天是我的公司软脑集团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日子。那时我37岁,公司是创业后第8个年头。

我的第二把手是我在北海道大学时结识的学友,叫七田,我做CEO,他做COO,才30出头,就秃顶了。人们都说他是跟我创业累的,其实那只是遗传。董事会其他成员则都是上市前从其他企业跳槽过来的。

我们董事成员早早地来到证券交易所一楼大厅听候安排。我们谁也没有参加过上市仪式,大家都心里忐忑不安。我尽量地假装平静,和董事们说笑话,可我说的勉强,他们笑得更勉强。

一会儿有人把我们带进一个大厅,那里东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称“东证”)的理事长和一些官员正......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6日 22:25

我更喜欢没有自信的中国

有人说中国现在是盛世,真荒唐。一个盛世之国的护照怎么这么不好用呢?一个盛世之国怎么会被周边小国轮番索要领土呢?

外国人在我面前称赞孔子、老子和王阳明时,我一点儿也不自豪,反而觉得无地自容。被盛世了的中国,有十几亿人民,却几乎没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有人为此自豪时,我却总是悲伤。十个中国人的工作终于等于一个日本人了,是一个值得......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8日 14:12

创业和失业是同义词

从住处开始,从一个人开始。

“今天我就在这里创业了”,我坐在不到20平米的租房里对自己说。衣服架、煤油炉、电视、冰箱……平时的家具们默默地陪着我,它们都是我捡来的或别人送我的,没有一个是花钱买来的,却都早已心心相印。

用什么创业我几乎没怎么想。因为对一个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没有社会经验的人来说,所谓的创业就是做一点他能做的,而别人又不做的,让用户受益的事情。

我从国内的东北大学毕业,专业是采矿,但那根本不是我志愿的专业。我80年入学,中国高考制度刚恢复不几年,对我们成分不好的农村孩子也公平......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2日 10:09

海啸里的小瓶子

在金融海啸的那些日子里,我有时一个周就损失上亿的资金。我的心被恐惧和悔恨夺走,我听不见鸟语,看不见草绿,闻不到花香。

可是偏偏这时有个老朋友打来电话,说要到东京开会,想顺便见见。想来和他已经快有7、8年没见了,我就掩盖着心里的消沉,强撑着精神去咖啡店找他。

他是传教士,美国人,留学时我经常和他争论宗教问题,我怎么努力也信不了基督,但他从来没有因此而耽误和我做朋友。

我们互相问候对方的近况以及家庭情况,但还没有谈过5分钟,他就打断我的话:“宋,你是不是有了什么麻烦?”我也只能从实招来。

Jerry他不懂金融,但他知道当时世界发生了什么,他默默地听完我的“遭遇&rd......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6日 09:23

钓鱼岛的背后:“不能输给中国”

本轮钓鱼岛争议激化的直接起因,是东京都募捐购买该岛。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是一个死心塌地的右翼分子,并且具有强烈的蔑视中国的感情。他从来不称我国为中国,而称支那(发音:西那)。因为这是二战期间日本人对中国的蔑称,支那几乎就是“软弱”的代名词,日语口语表现一个东西软弱时,就说“西那西那”。

去年,我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参加他老爹的生日聚会,那是一位已经年过九十的老人了,二战期间正是青年。处于好奇,我问他怎么看现代的日本,他伤心地说:“输给中国太不应该了,不能输给中国啊!”我和他是初次见面,他儿子也没特别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所以老人就没有忌讳。我问他什......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15:00

“华人和狗不准入内”是外国人写的吗?

“华人和狗不准入内”。100年来,这块牌子重重地压中国人的心头,因为它是我们屈辱的象征。但是,3年前的一件事儿,让我突然对牌子的来历产生疑惑。这件事儿就发生在那块牌子原来的位置附近,只是时间是在它的100年之后而已。

上海世博会场人山人海。主办了奥运,又迎来了世博,说实在的,很多中国人都为国家的发展感到自豪。我有事儿没能去看奥运,就带着家人来到了世博会场。

据说世博的空调设备既先进又环保,还有人在专门解说,我们就走了过去。年轻的解说员热情地给我们一家人从头讲解,我也问了一些问题。正当我们听得入神的时候,过来一个管理员模样的人,他大声吆喝年轻人去别的地方去。

<......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8日 20:18

老牌天使投资人的“秘密偏见”

行家看事儿就是与一般人不同,老牌天使投资人有很多“秘密的偏见”。有一位做了一辈子天使投资的行家告诉我,他从来不投资以下几种创业者。

有美女秘书的创业者 开奔驰宝马的创业者 留着小胡子的创业者......等等

我纳闷,就问他为什么。他朝我直瞪眼睛:“问为什么干嘛?反正实际上是这样的。”

他如果细细地给我解释的话,我肯定不会信他,因为一定会有例外,无论他怎么说,理由也一定有漏洞。正是因为他不解释,反而让我知道那是他的体验,是一种概率,是一种没有充足经历的人无法发现的规律。

我仔细过滤了一下这二十多年里认识的创业者,觉得老天使的这个“偏见”有着惊人的命......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5日 09:13

求您别说一二三

“我要说三点。第一……”每当听见这样的官话,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出现过敏反应。官员这样说,董事这样说,经理这样说,学生也这样说,我真受不了,求您了,要怎么说都可,您先别告诉我您要说几条好吗?

也不知是从哪年哪月开始,也不知是从哪个地方的哪个人开始,我国人民讲话偏要先把条数列出来,就像套餐的菜单似的。我不是说套餐不可以吃,但我受不了天天吃套餐。

有些爷儿们也真有本事,他信口说出“要说三条”后,还真能有板有眼地给你说出三条,让你看不出破绽来。这种情况,一般是他已经像捣粪似地在其他场合说过同样的话,所以整理的很好。有的爷儿们,信口开河,说是要说五条,但......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2日 07:52

那些不值得尊敬的同胞

37年前,我尊敬过很多身边的中国人。小学五年级,我尊敬一个数学老师,他很严,也骂人,但他对喜欢钻研的学生的钟爱溢于言表,我尊敬他。

35年前,我尊敬一个语文老师,他年纪很大,背起唐诗来如痴如醉。但下课后和学生没大没小,常说馒头大肉就是最高的生活水平,我尊敬他。

30年前,我尊敬一个副校长,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恐龙蛋化石的人,却带领我们去地质实习,一起啃馒头,喝白水。我尊敬一个同乡的学长,他学习拔尖,却从不张扬。

我尊敬他们是因为他们有值得我尊敬的品德,不是地位,不是金钱,更不是名声。我觉得他们很酷,他们是我的英雄,他们昭示于我的是用金钱和地位衡量不出来的价值。我忘不了他们对我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7日 19:37

销售高手才是杀死客户的真凶

这已经是10多年以前的事儿了。日本某著名百货店有一个专门到客户家里提供服务的团队,他们的客户几乎都是富婆。领导这个团队的董事每年都调整激励制度,每月都召开全体大会,表彰先进,批评落后。可尽管他工作卖力,最近几年不但成绩上不去,反而每况愈下,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通过人找到了我的公司。

我派人先去该公司调研,不到几天,我们就感觉到了他们团队的问题所在。后来又派人去走访他们的客户,验证了我们对其症结的预估。

这个团队有几个销售员成绩出奇地好,被称为销售高手。其中,销售冠军田中的业绩更是平均业绩的十几倍。负责人在开会时总是骂那些业绩平平的人,道理讲得也很通俗易懂:“人家田中君基本工资......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4日 11:52

如果你体验了20年前的日本

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的事,往往是情理之中的事情。20年前,不光日本人,就连中国人也不会想到日本会失去以后的二十年。

当时的日本旭日东升,有凌驾美国的势头。感到不安的美国人走到街头抵制日货,用锤头砸烂日本家电。有一本美国人写的名为《日本作为世界第一》的书风靡全球,尤其在日本销量特大,着实地让日本老百姓飘飘然了一阵子。

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房价居高不下的理论,那就是“土地不能生产”,意思说它只会越来越少,也就变相说它会越来越贵。很多人现在还在为当时的投资埋单,因为他们恐惧将来更买不起房子,就硬着头皮贷款买房,而那一刻正是最泡沫的几年里的......

阅读全文>>